让法治铭刻于人心

2018年04月13日
来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赵大程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只有铭刻在人们心中的法治,才是真正牢不可破的法治。党的十九大报告把坚持全面依法治国明确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强调要“提高全民族法治素养”。不断养成和提高中华民族法治素养才能为建设法治中国提供长久坚实的思想基础和群众基础。
纵观人类历史,中华民族较早产生了法治思想,形成了中华法系,中华法治思想和法律制度曾经对世界产生广泛的影响。早在唐朝,以《唐律疏议》为代表的唐律,就对古代亚洲法典产生了重大影响,成为东南亚各国封建立法的主要渊源,“中华法系”被称为世界五大法系之一。但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我国在传统上是人情社会,社会的法治底蕴不是那么深厚、法治基因不是那么凸显,法治素养亟待提高是法治中国建设必然需要回答的一个重要课题。
法治素养的提高涉及法治观念的树立、法治思维方式和法治行为能力的形成,不是一朝一夕、一蹴而就的,具有长期性、基础性特征。提高全民族法治素养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综合考量,做体系化的安排和推进。
教育是提高全民族法治素养的基础,也是最直接的途径,必须把法治教育作为国民教育的重要内容,既要在教育内容上形成独立的板块,又要在教育形态上融入渗透到基础教育、高等教育、职业教育、成人教育等各环节。当下实施的全民普法是广泛的社会教育,对于推动法治教育成为覆盖全社会的终身教育具有重要意义。国民教育和社会普法要相互促进、相得益彰,才能产生良好的法治教育效果。就目前情况看,法治教育在国民教育体系中的基础地位、主阵地作用有待于进一步强化。应把提高公民法治素养列入社会科学领域重大理论课题,组织法学、教育学、社会学等相关领域专家开展专题研究并形成成果。进一步完善法治教育课程体系,提高其科学性、系统性。
法治实践是提高全民族法治素养的关键,也是实效性更强的途径,可以让人民群众通过更多地参与立法执法司法守法来提高自身法治素养,并以不断提高的法治素养反过来影响和推动立法执法司法守法的实践。一方面,要不断提高立法司法执法水平,更好地用法治来规范行为。司法执法实践中的枉法行为所造成的损害是根本性的、致命的,是对“水源”的污染,必须大力推进公正司法和严格执法。同时,要通过各种途径加强人民群众对法治实践的参与。另一方面,要把弘扬社会主义法治精神融入立法司法执法各环节。推动有关立法和普法工作机构协调联动,边立法边普法,有目的、有策划、多形式地组织群众参与法律的制定和修改,提高群众对法律和法治精神的认同感、归属感、责任感。强化国家机关“谁执法谁普法”责任制,推行全程说理式执法和司法,把司法执法活动变成生动的普法课堂。把以案释法上升为常态化制度,建立长效机制,组织典型案例汇编发布,达到办理一案、教育一片的社会效果。
提高全民族法治素养还要注重发挥好领导干部的榜样力量,用领导干部依法决策、依法履职、依法办事的实际行动来引领全民树立法治信仰。应进一步落实好重大决策合法性审查、政府法律顾问、公职律师等依法决策制度,使依法决策相关制度真正“活”起来,使政府的依法决策更加公开透明,以政府的表率作用让人民群众信法守法。进一步强化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工作,让依法应诉的过程成为法治教育的公开课。加强对领导干部尊法学法守法用法的考核评估,探索制定领导干部法治素养和法治能力测评体系,把尊法学法守法用法情况作为领导干部政绩考核的基本指标,普遍实行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年度法治述职制度。
文化能够在潜移默化、润物无声中提高全民族法治素养。应研究把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社会主义法治文化纳入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实施法治文化惠民工程,对欠发达地区的法治文化建设给予政策倾斜,设立法治文化建设扶持基金,建立优秀法治文化产品奖励激励机制,繁荣法治文化产品创作和传播,以优秀的法治文化作品影响人、感染人。

专题研究

马克思:永远的精神灯塔
马克思离开后,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巨变中不乏马克思当年未曾预料的情景,但是人类社会始终没有偏离马克思当年为之预设的方向,波浪式地向前发展和进步,这就是为什么至今人们不但不会忘记马克思,而且越来越深地为他的伟大人格所折服,被他的精神灯塔所吸引。
200年前,马克思诞生在当时还属于法国的特利尔,自小也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和同时代的所有人一样都是“没有名气的”。注定马克思不平凡的,是他17岁中学毕业时写的一篇论文《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马克思在文中展露的胸怀把他的老师惊呆了。真正使马克思成为“世界伟人”的,是他30岁时写了一个“小册子”,被称为《共产党宣言》,这是一个被世界阅读最多的宣言,以致成为全世界劳动者的“圣经”。这个宣言集中表达了马克思不为自己而为全人类而思考的意愿和决心。马克思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一个人的行为是其内在价值追求的外在表现。在哲学上,价值首先是揭示外部客观世界对于满足人的需要的意义关系的范畴,价值同人的需要有关,但他不是由人的需要决定,其所表达的是一种人与物之间的需要与满足的对应关系,即事物(客体)能够满足人(主体)的一定需要,成为人们目的、兴趣所追求的对象。价值源自于主体的需要,价值的形成实质是主客体之间需要与满足关系的不断生成。
马克思始终坚持“人民利益至上”的价值追求。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马克思主义,是关于人类社会发展的科学思想体系,蕴含着丰富的价值观思想,自由、平等、民主、人权、公平等等,都是人类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共同追求的价值理想和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马克思主义的价值观不但没有脱离这条规律,而且就是这个客观规律发展的必然结果,它是全心全意为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谋利益的。
马克思主义价值观的核心是实现人民的发展,改善人民的生存现状,一切为了国家和社会,为了广大无产阶级和人民的根本利益。它是建立在尊重人、关爱人的基础上,在与国家和社会利益不矛盾的情况下,努力实现个人价值的观念。这个观念来源于马克思所生活的那个时代和社会,在资本主义社会中无产阶级、劳动者所遭到的非人奴役以及资本家对无产阶级的残酷压迫和剥削,使得对埋葬资产阶级旧社会、建立新社会的憧憬,饱含着全人类共同追求的崇高的价值理想,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明确坚持和发展了这一重要理想,他指出:无产阶级和全人类在这种解放中失去的只是枷锁,而得到的则是整个世界,人将成为自然、社会和自身的主人,人将获得全面而自由的发展。
马克思特别强调人民在社会主义体系中的价值,认为“历史活动是群众的,随着历史活动的深入,必将是群众队伍的扩大”。在马克思看来,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作为社会历史的主体,他们的实践活动构成了价值的评价根据,因此以人民群众为价值主体和评价主体,构成了马克思主义价值观。
今天的共产党人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写在自己的旗帜上,使共产党和最广大人民群众保持最密切的联系,一刻也不脱离群众,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无不得益于马克思“人民至上”的意志传承和精神教诲。
马克思的一生是传奇的一生,更是斗争的一生。他要与富裕的资产阶级家庭斗争,他要与拮据的经济状况斗争,他要与不欢迎他的生存空间斗争,他的斗争充满了无尽的艰辛。也正因为如此,马克思说,“如果斗争是在极顺利的成功机会的条件下才着手进行,那么创造世界历史未免就太容易了。”
马克思在他斗争的一生中最大的奢求,竟然是在工作的间隙能够偶尔睡一下。然而,1883年3月14日,年仅65岁的他就是这样在办公桌前睡着了——但却是永远地睡着了。
马克思永垂不朽!
[详细]
马克思主义闪耀着穿越时空的真理光芒 ——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今年5月5日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全世界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的伟大导师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是值得我们永远纪念的日子。
由马克思及其战友恩格斯创立的科学社会主义学说和无产阶级革命理论,经过100多年的发展和实践检验,已取得伟大的胜利,闪耀着穿越时空的真理光芒。在人类思想史上,还没有哪一种学术像马克思主义那样对整个世界社会历史发展和变革发生如此深刻的影响。在当代世界,也没有哪一种理论像马克思主义那样具有左右人类前途命运的巨大精神力量。由于马克思主义代表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反对一切剥削制度,因此招致剥削阶级及其代言人的极端仇恨和恶毒攻击。多少年来,有些别有用心的人一直叫嚣要“消灭”和“埋葬”马克思主义,并为此而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征讨和围剿,可是马克思主义不但没有从历史舞台上消失或遭到削弱,却反而越战越强、更加发展成熟,日益为亿万群众所掌握,成为他们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锐利武器。马克思的历史地位和作用,今天已为人们所公认,就连西方资产阶级思想家也无法加以否认,正如著名的法国存在主义哲学家萨特所说,马克思主义的生命力远不是已经枯竭了,它还年轻,几乎还在童年:它好像刚刚在开始发展。所以它仍然是我们时代的哲学:它是不可被超越的,因为产生它的那些历史条件还没有被超越。确实如此,不管赞成还是反对,谁都不能忽视马克思的思想学说,谁都无法否认马克思主义的世界性影响,这正好说明它已成为我们时代里推动历史前进的重要思想动力。
为什么产生于100多年前的马克思主义不仅没有“过时”,而且至今还仍然有如此旺盛的强大生命力呢?其根本原因在于,它是现代社会里最先进的生产力的代表——工人阶级先锋队的思想体系,是丰富的社会革命实践和严密的科学研究相结合的产物,它深刻地揭示出社会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指明了人类社会前进的必然趋势,因此具有颠扑不破的真理性。当然,马克思主义是在一定社会历史条件下产生的。毛泽东同志曾指出:“人们能够对于社会历史的发展作全面的历史的了解,把对于社会的认识变成了科学,这只是到了伴随巨大生产力——大工业而出现近代无产阶级的时候,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恩格斯也说过,马克思主义决不是“某个天才头脑的偶然发现”,而是“两个历史地产生的阶级即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斗争的必然产物”。如果没有这样的客观条件,马克思主义就不可能产生。
马克思的学说是一个严整的理论体系,它的真理性是建立在坚实的科学基础之上的。马克思在极其困难艰苦的条件下长期从事革命运动和理论研究,在社会科学的一些重要领域如哲学、经济学等,实现了伟大的转折和根本变革,为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提供了崭新的科学的世界观、方法论和价值观。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着重谈到马克思在社会科学方面的两大发现及其伟大意义。一是马克思创立了唯物史观,把唯物主义和辩证法紧密地结合起来并运用于观察和分析人类社会历史,第一次深刻地阐明了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揭示出人们的整个社会生活、精神生活、政治活动和意识形态等,归根到底是由社会物质生产状况这一经济基础决定的,揭示出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是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力,并且科学地说明了人民群众才是社会历史的真正创造者以及阶级斗争在社会历史发展中的作用和它产生、发展、消灭的条件。二是马克思通过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深入研究,第一次发现了剩余价值规律,创立了剩余价值学说,深刻地揭示了资本剥削劳动的秘密,揭示了资本主义制度所固有的、自身无法解决的矛盾,进而阐明了资本主义发生、发展到最后必然被更高级的社会形态——社会主义直至共产主义所取代的不可抗拒的历史趋势。正是由于以上两大发现,才使社会主义由空想变为科学。从此,建立没有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新社会,不再依靠个别天才人物的美好理想和完善设计,也不依赖于统治阶级“开明”人物的善良愿望和慈悲心,而是依据社会发展规律由工人阶级政党领导广大人民群众来进行斗争才能实现。科学社会主义是研究无产阶级解放的政治条件的学说,它阐明了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和有关组织政党、进行革命、建立政权及实现无产阶级专政等重大问题,为改造旧世界、建设新世界提供科学的理论指导和行动指南。
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能如此长久地保持强大生命力,焕发出璀璨的真理光芒,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它是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在人类社会积累起来的丰富的优秀思想成果的基础上创造出来的。列宁说得好:马克思主义这一革命无产阶级的思想体系赢得了世界历史性的意义,是因为它并没有抛弃资产阶级时代最宝贵的成就,相反却吸收和改造了两千多年来人类思想和文化发展中一切有价值的东西。他又说,马克思主义就是共产主义从全部人类知识中产生出来的典范。马克思主义者坚决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反对全盘否定和一笔抹杀过去历史上的一切优秀思想成就,而明确地承认自己是人类在19世纪所创造的优秀成果——德国的哲学、英国的政治经济学和法国的社会主义的当然继承者,并把它们称之为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当然,这不是简单地吸取前人的思想成果,而是批判地继承,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并从根本上加以革命改造。可以说,凡是人类社会所创造的一切,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都从无产阶级立场出发,用批判的态度加以审查;凡是人类思想所建树的一切,他们都重新探讨过、批判过,在工人运动中检验过。经过这样辛勤劳动和艰苦探索,才创立了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的严密的理论体系,使之成为名副其实的真正的科学真理。可以说,马克思主义是千百年来人类优秀思想文化的结晶。
我们今天纪念马克思,首先要感谢他创立马克思主义革命理论的丰功伟绩,为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进步人类的解放提供了强大的思想武器,要深入地学习和全面理解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及其革命意义。170年前,马克思和恩格斯只是两位革命青年,因为手中掌握了这一真理,创作了《共产党宣言》,阐明了共产主义的基本科学原理,以革命的大无畏精神向整个旧世界宣战,推动了世界革命工人运动的兴起,开辟了历史上的一个新时期。我们在纪念马克思的时候,就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永远坚守马克思为真理而奋斗的革命精神和最终实现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
自从马克思主义诞生以来已经过去100多年,在这期间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整个社会无论在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科学技术以至人们的思想和生活方式等方面,都和马克思、恩格斯的时代大不相同了,可是马克思主义却随着时代的发展依然对世界发生巨大影响而且得到进一步发展。这是为什么?原因在于,除了马克思主义本身具有普遍适用于各个历史时代的真理性外,它还具有与时俱进的理论品质。马克思主义是发展的科学,它一定要随着时代的前进而前进,随着人类的各种实践的发展而发展,决不能落后于时代而停滞不前。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总是强调说,他们的理论是发展着的理论,而不是供人们背熟并机械地加以重复的教条。列宁也明确指出:我们决不把马克思的理论看作某种一成不变的和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恰恰相反,我们深信:它只是给一种科学奠定了基础。列宁是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他在资本主义发展到垄断阶段的新的历史时期,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创立了帝国主义论。他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深刻地剖析了帝国主义的经济基础及其内在矛盾和危机,揭示了资本主义在帝国主义阶段的经济政治发展不平衡规律,提出了社会主义革命可能首先在一国或数国取得成功的理论,并领导十月革命取得胜利,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列宁在新的历史时代提出的一系列新的理论观点,把马克思主义推进到一个新阶段,即列宁主义的阶段。面对新的时代出现的新情况和新问题,经过认真深入研究,及时地创造出新的理论来予以解决,这正是马克思主义永远充满生机和活力的秘密所在。从这个意义上说,马克思主义是真理性与时代性的完美结合,它不仅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科学真理,而且是时代精神的体现,是我们当今时代的真理。
继列宁之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的伟大成就,是马克思主义创新发展的又一光辉成就,是马克思主义创新发展的又一光辉范例。中国革命、建设、改革始终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进行的。以毛泽东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的具体实践紧密结合起来,创立了毛泽东思想,领导全国各族人民,在旧中国这样一个经济文化十分落后的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里取得革命的胜利,建立了人民民主专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并顺利进行了社会主义改造,确立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毛泽东思想是马列主义在中国的创造性发展和应用,也是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步。以邓小平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总结新中国成立以后正反两方面经验的基础上,作出了“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历史性决策,并抓住“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个根本问题,第一次比较系统地初步回答了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如何建设社会主义、如何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的一系列基本问题,创立了邓小平理论,引导着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不断前进。正是在邓小平理论的指引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进入了快车道,我国在经济、政治、民生、文化教育、科技、外交等方面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已成为世界社会主义的中流砥柱。同时,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创新在不断推进,“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的形成,都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起到了积极推动作用,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大成果。
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国内外形势正在发生深刻复杂变化,出现了一系列新情况新问题,迫切需要我们党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系统回答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正是为了回答新时代提出的这一重大新课题,以习近平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顺应时代发展,创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又一次飞跃,开辟了马克思主义新境界,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是全党全国人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的行动指南,必须长期坚持并不断发展。努力学习和运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去观察和解决我们当前面临的各种问题,为早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使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更加发扬光大,这就是我们今天对马克思的最好纪念。
(作者: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顾问、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