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资讯平台 >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

马克思主义文本文献研究的新视域

2021-09-13     来源: 光明日报     作者: 赵玉兰

自1975年出版以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即MEGA2在学界影响日盛,目前已经成为国际上最知名的马克思恩格斯著作版本。它所收录的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手稿、通信和摘录笔记等,对研究两位伟人的生平、著作和思想产生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为马克思主义文本文献研究开启了崭新的视域。
MEGA2提供了文本文献的原始样态
忠实于原文是MEGA2的基本编辑原则,它意味着要如实地再现马克思恩格斯文献遗产的原始面貌,而不允许进行丝毫的介入甚至篡改。这一编辑原则在马克思恩格斯手稿的编排与呈现上体现得尤为突出。以《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以下简称《手稿》)为例。在MEGA2相关卷次出版之前,我国学界对《手稿》的认知完全停留在以俄文二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为翻译底本的中文一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之上。因此,由于文献信息的大量缺失,中国学界对这一版本的逻辑编排性质鲜有关注,更不会考虑其背后的手稿原始样态问题。直到1982年MEGA2第I/2卷出版,这一问题才赫然出现在学界面前。人们惊讶地发现,该卷收录的《手稿》呈现为两种编排方式:第一种是时间顺序编排方式,第二种才是我们所常见的逻辑顺序编排方式。而在时间顺序编排方式中,我们所熟悉的各个标题如“异化劳动和私有财产”“私有财产的关系”“对黑格尔的辩证法和整个哲学的批判”均消失不见,而是除去“笔记本I”“笔记本II”“笔记本Ⅲ”这三个大标题外,其余内容均按照罗马数字依次列出。由此,以MEGA2卷次的出版为标志,《手稿》的原始样态问题才真正进入学界,并逐渐地为中国学人所知。人们认识到,“序言”原本出自“笔记本Ⅲ”,只是出于逻辑的考量才被置于篇首;“对黑格尔的辩证法和整个哲学的批判”也不是连贯写就的,而是由3个片段整合而成的,它之所以被置于结尾,只是为了符合马克思在“序言”中提出的将其作为“本著作的最后一章”的设定。MEGA2第I/2卷的出版不仅开启了《手稿》研究的新视域,也使中国学人真正意识到逻辑顺序编排与时间顺序编排的差异问题,进而关注文本文献的原始样态本身。于是,尽管2002年出版的中文二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仍然对《手稿》采取了逻辑顺序编排方式,但是在2018年中央编译局出版的单行本中,首次在附录中以MEGA2为底本对《手稿》进行了时间顺序编排,从而使这部重要著作的原始样态首次以中文形式呈现在学人面前。无独有偶。在1985年出版的MEGA2第I/26卷中,恩格斯遗留下来的《自然辩证法》手稿同样呈现为时间顺序和逻辑顺序两种编排方式。于是,中文二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6卷一方面在正文中采用了逻辑顺序编排方式,另一方面在附录中按照时间顺序编制了《自然辩证法》手稿细目,从而使学人能够更好地把握该手稿的形成过程。
MEGA2实现了文本文献的完整图景
全面完整是MEGA2的另一基本编辑原则。它既意味着收录的单个文本文献的全面完整,又意味着收录的著作、手稿、通信、摘录等文本类型的全面完整。
MEGA2的完整性突出地体现在2012年完成的MEGA2第II部分即“《资本论》及其准备材料”。在这一包含15卷23册的《资本论》专题部分中,不仅收录了马克思自19世纪50年代以来从事政治经济学研究所写下的庞大手稿,而且收录了《资本论》第一卷的德、法、英文共计6个版本,另外还收录了恩格斯主编《资本论》第二、三卷的所有编辑稿以及这两卷的最终正式版。由此,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研究成果首次按照时间脉络完整地呈现出来。这里,我们不仅可以研究《资本论》的准备材料与《资本论》各卷次的联系,比较《资本论》第一卷各版本的异同,而且首次有可能对《资本论》研究中极为重大的“马克思恩格斯问题”,即作为作者的马克思与作为编者的恩格斯之间的学术关系问题予以回答。要知道,尽管一代代学人对于恩格斯如何以马克思手稿为基础编辑出版《资本论》第二、三卷充满好奇,但是由于马克思手稿的难以获致,这个学术问题一直只能存在于观念层面。而今,随着MEGA2第II部分第11—15卷对《资本论》第二、三卷的马克思手稿和恩格斯编辑稿的完整收录,对这一问题的解答已然可以落实到现实层面。所有这些都将对我国《资本论》研究产生积极而长远的影响。
MEGA2的完整性还特别体现在第IV部分即“摘录笔记”的设定上。同为历史考证版本,MEGA2较之于20世纪20—30年代的MEGA1的一大优势就在于,它确立了独立的摘录笔记部分。马克思恩格斯毕生写下了约200本摘录笔记,这些笔记涉及他们的不同历史时期、不同理论著述,是对其思想的绝佳补充。不论是《关于伊壁鸠鲁哲学的笔记》《柏林笔记》《波恩笔记》,还是《克罗茨纳赫笔记》《巴黎笔记》《布鲁塞尔笔记》;不论是《曼彻斯特笔记》《伦敦笔记》,还是《危机笔记》《历史学笔记》《人类学笔记》,它们都构成了理解、把握马克思恩格斯思想发展链条的重要环节。不仅如此,近年来MEGA2第IV部分的新出版卷次为我们提供了关于马克思形象的崭新图景。例如,2011年出版的第IV/26卷收录了马克思在1878年3—9月所做的地质学、矿物学和农业化学方面的摘录笔记;2019年出版的第IV/18卷收录了马克思在1865—1866年以及1868年所写下的篇幅浩大的农学笔记,其内容涉及农业化学、地质学、植物学等自然科学领域,特别涉及土地耗竭的问题。所有这些使得一个不为人知的、作为自然科学研究者的马克思形象跃然纸上。相应地,它们为我们考察马克思晚年的自然科学研究以及这些研究同《资本论》写作的关系等问题提供了新的视域。
MEGA2夯实了文本文献的研究基础
MEGA2的一大特点在于,它通过每一卷所包含的独立的资料卷为读者提供了所收录文本的重要信息和资料,包括全卷导言以及具体文本的诞生与流传过程、异文表、注释、校勘表、索引等。由此,资料卷就具有了独特的价值。以《德意志意识形态》为例。2017年底,MEGA2第I/5卷正式出版,这是世界历史上《德意志意识形态》的第二个完整版本。在作为资料卷开篇的导言中,编者用近80页的篇幅详尽地描述了《德意志意识形态》的诞生过程:从对鲍威尔文章进行回应的独立文章,到作为一部计划中的季刊的前两卷,再到季刊计划失败后的两卷或一卷本。而伴随着出版方案的调整与变动,不同的人起初进入、后来又退出了《德意志意识形态》写作计划,如赫斯、贝尔奈斯、丹尼尔斯甚至魏特林等。最终,经过各种起伏波折,马克思恩格斯未能出版《德意志意识形态》,而作为整部手稿开篇的“费尔巴哈章”亦未能完成,而只是留下了准备材料。由此,通过MEGA2编者的精细考证,以马克思、恩格斯为主导者,以赫斯、魏德迈为中间人,以贝尔奈斯、丹尼尔斯等为参与者的《德意志意识形态》复杂的写作历史得以重构,这可谓是MEGA2编者提供给学界的最大考证成果,它已经成为《德意志意识形态》文本文献研究的基本前提和基础。除了常规性的考证环节,MEGA2编者还会根据具体情况在资料卷中补充特别内容。例如,在MEGA2第II/12卷中,为了使读者更好地把握恩格斯编辑《资本论》第二卷手稿的过程,编者打破资料卷的常规构成,额外编制了三份材料,即“章节划分对照表”“出处一览表”和“文本出入一览表”,分别介绍恩格斯如何根据马克思手稿确立编辑稿的章节划分、编辑稿的文本在手稿中的具体出处以及编辑稿同手稿的差异。研究者只要能够潜心对这三份资料进行全面、深入、细致的分析与研究,尤其是基于“文本出入一览表”对马克思手稿(主要收录在第II/11卷)与恩格斯编辑稿(第II/12卷)进行逐条比对,就能够对编辑稿与手稿的异同作出回答,从而最终对“马克思恩格斯问题”作出回答。这是MEGA2编者为《资本论》研究者提供的独一无二的研究资源。
综上,MEGA2已经成为我国马克思主义文本文献研究的助推器。在未来的研究中,中国学人不仅要充分地学习MEGA2提供的文本文献和考证资料,更要批判地借鉴MEGA2确立的考证结论,既不排斥又不盲从,最终得出中国学人自己独立、原创的研究成果。
(作者:赵玉兰,系中国人民大学21世纪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

版权所有 © 2016 - 2025 北京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高精尖创新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B2-20190536  京ICP备10054422号-1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24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