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观与俯察天地即人生

2018年05月16日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胡淼森
律吕调阳 以定四时
《周易》中说:“仰以观于天文,俯以察于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世界观决定人生观和价值观,个人如此,国家民族亦是如此。仰观与俯察代表了中华民族祖先观察世界的方式,并由此演绎衍生出了中华文明的一系列特质。
中国地理上处于北半球,属于温带大陆性气候,四季分明、气候宜人。中国人的祖先逐水而居,于山川陇上、洞穴丛林间游走生存,在农耕和狩猎之余夜观天象,浩瀚的夜空繁星点点,启发了鸿蒙之初中国人朴素的想象力。温润的地理气候条件,养成了眷恋历史过往、相信周而复始的民族性格,春种秋收、日升日落,云卷云舒、花开花谢,自然景物中浸透了宇宙运行的规则,也注入了微妙的情感。整个世界都是中国人观物取象、触类旁通的媒介和窗口,天地为宾客,造化即人间,东海西海,心同理同。
《易经·系辞下》中说:“古者包羲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包羲氏就是中华始祖伏羲的别称,传说伏羲在甘肃天水夜观天象、俯察地理,参透了宇宙四时运转的奥秘,创立最早的八卦,后经过周文王的改造,八卦、易学成为中华文化的瑰宝。
蒙学经典《千字文》中“律吕调阳”,就是指将一个八度分为十二个不完全相等的半音,从低到高依次排列,每个半音称为一律,其中奇数称为六律,偶数称为六吕,六律第一个是黄钟,六吕的第一个叫大吕,所以音乐里有黄钟、大吕之说。相传黄帝命乐官伶伦,用十二根空竹管,里面灌满用苇子膜烧成的灰。把这些管埋在西北的阴山,拿布幔子遮蔽起来,外面筑室,绝对吹不到一点风,用它来候地下的阴阳二气。冬至时候阳气一生,第一根叫黄钟的管子里面的灰,自己就飞出来,同时发出一种“嗡”的声音。这种声音就叫黄钟,时间就是子时,节气就是冬至。古人通过候气的方法来确定标准音高,又可以根据音高判断节气和物候,校正月份,拿音乐里的五声配合四时五行,拿十二律分配于十二月,所以叫作“律吕调阳”。
中国古人对音乐的理解,包含着对人、对自然、对整个宇宙的感悟和体认。古人言:“与天和者,谓之天乐”“与人和者,谓之人乐”“乐者,乃天地之和也”“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感于物而动,故形于声。声相应。故生变;变成方,谓之音。比音而乐之,及干戚羽旄,谓之乐。”在中国人朴素自在的世界观中,山川河流,星辰万物,自有其运转的规律、气息和节奏。天人相通,天人感应,天人合一,韵律是可以被捕捉到的。音乐是阴阳二气相错相和的产物,表现天地和谐,为人生和社会服务。生生为易,四时运转,恰如一曲音乐,回复循环往来高潮。
文明就是在这种由动到静又到动的交替活动中产生的。“这种一动一静的交替的节奏,这种前进、停止、又前进的交替节奏乃是宇宙本身的一种基本性质”。按照汤因比的观点,世界文明的历史是符合中国的阴阳学说的,经过了由阴到阳、由静到动的道路。中国阴阳太极图就代表了历史的螺旋发展。
仰观俯察 以居四方
孔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老子说:“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荀子歌颂着天地的节奏:“列星随旋,日月递照,四时代御,阴阳大化,风雨博施,万物各得其和以生,各得其养以成。”在中华大地土生土长的儒学和道家,对于世界图景的体认和解释惊人相似,一条绵延不尽的道路代表了人从客观世界中认识主观世界,从此岸走向彼岸的成长路径。中国人的宗教精神,以礼乐文明的方式部分保存。中国人认为世界和人类不是被造物主创造出来的,而是本然自生的有机过程,宇宙的各个部分都从属于一个有机的整体,它们都参与到生命过程的相互作用之中。西方学者牟复礼评价说:这是个天才卓颖的观念,比其他宗教和神话更接近现代物理学的观点。英国人李约瑟穷尽一生的时间,要为中国科技发展的历史还原和正名,以保存人类科技探索中的火种。这一切,皆因为我们民族很早发现了宇宙旋律及生命节奏的秘密。
仰观与俯察,不是科学主义和理性主义,而是艺术、情感、感性的视角。“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体认身在其中的地球脉动,而非将自身置于物外横加干涉,身与物化之后才能神与物游。列子御风,神马日行八万里的传说不足为奇。世界不是用来征服的对象,而是与我平等的主体,“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山川河流乃至亭台楼榭,无不是人类融入世界、参天地化育的窗口。没有物我两分和高下之别,万物众生都是平等,仪态万方才能自然,万象纷呈,道通有无。在物欲横流、人性异化的今天,中国文化保存着一份上古天真和灵性。
在古人的视野中,生老病死、爱恨情仇,不过是造化循环中的一瞬。消弭了分别之心的大我,才能不忧不喜不惑不惧,坦荡屹立于天地之间,将德行、事业和声名留给身后世界,而在知其不可而为之的现世,被提炼到至高境界的精神则进入历史,化作永恒。在或为实在或为虚空的世界,圣贤存在的价值就在于,于无意义之处充实意义。
“日月盈仄,辰宿列张”,仰观俯察之间,对于幽明之物的敬畏、敬仰、敬重产生了,文明化的进程也向自然注入了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慎终追远的情感寄托。四方二十八星宿,在黄道上投射下影子,每一个星宿都分别对应着某一片地域。春秋时的史官便以此坐标系观察天象,推测诸侯国内大事件的发生。秦始皇统一六国后热衷于修建阿房宫和巡游四方,除了表面的好大喜功和追求享乐,更是仰观天地宇宙图示的结果。就像天帝居中央而行不同路径一样,秦始皇以咸阳为中心经由驰道巡游的行为,是对上天行为的模仿。天有所感,地有所动,历朝历代遇到白虹贯日、日食月食、流星陨石等异常天象,都要与水旱之灾、地震等自然灾害联系起来,反思政权在关怀民生方面的不足。从功勋卓著的汉武帝,千古一帝唐太宗,到骄纵奢靡的金主完颜亮,都要在这个时候下诏反思。这就是责任、秩序的起源。
民胞物与 以守四维
农耕文明产生了对于天地自然的敬畏,由此带来对安定和平外部环境的向往。投射到社会层面,尚和合,慕仁义,替天行道,扶危济困,拒绝分离和战乱。中国社会从来不是原子化个体的简单排列,而是深度融合乃至化合的有机整体。国家、社会、宗族、家庭、个体之间的命运息息相关。每个人同周围的环境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个体的充分发展不是彻底斩断已有的联系,而是规范、引导、影响、塑造这些联系,立己达人,修身成德之后齐家治国平天下,在回馈社会中完成人生的修行。
中国人推崇自然法则下的秩序,认为万物运行自有其道理,最高境界是“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整个世界都要各归其位、各行其道,礼仪就是世界规律的反映。中国人很早就发明了火药,但宁愿花费心思去钻研烟火的样式,而不愿将其用作开拓疆土的利器,开启征服者的模式。宗白华在1946年曾经讲过:“我们发明着火药,用来创造奇巧美丽的烟火和鞭炮,使我一般民众在一年劳苦休息的时候,新年及春节里,享受平民式的欢乐。我们发明指南针,并不曾向海上取霸权,却让风水先生勘定我们庙堂、居宅及坟墓的地位和方向,使我们生活中顶重要的‘住’,能够选择优美适当的自然环境,‘居之安而资之深’。我们到郊外,看那山环水抱的亭台楼阁,如入图画。中国建筑能与自然背景取得最完美的调协,而且用高耸天际的层楼飞檐及环拱柱廊、栏杆台阶的虚实节奏,昭示出这一片山水里潜流的旋律。”不是不能,而是不为。在信仰万物一体之仁的世界图景中,自足自为的中华文明,宁愿扮演谦和而威严的师长,而不屑成为武装到牙齿的强盗。烟火并不比枪炮低劣,不到危急存亡的关头,中国人都是在俯仰之间笑看风云。
这或许是民族性的缺憾,正是由于对外部世界的判断失误,近代中国被轰开国门,惊醒迷梦。整个国家和民族不得不痛定思痛,进行自我改造,革故鼎新,重新适应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主宰的国际秩序。但在内心深处,从1840年以来,中国始终没有放弃礼仪规范下的世界秩序和对永久和平的期冀。
仰观与俯察,凝结着中华文明的美丽精神。在天人合一、物我合一、情景合一的体悟过程中,尘世之人的灵魂精神在生活世界自然跃升,完成了从自然境界到功利境界、道德境界,最终到达天地境界的内在超越。

专题研究

马克思的思想历程与思想力量

·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观点提示
马克思主义是世界文明世代演进的结果,是人类思想史上不可逾越的界碑,是无产阶级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思想武器。无论时代如何变迁、科学如何进步,马克思主义依然显示出科学思想的伟力,依然占据着真理和道义的制高点。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是一篇光辉的马克思主义纲领性文献,也是一部新时代中国共产党的马克思主义观的科学文献。习近平总书记从“伟大人格”“历史功绩”“崇高精神”和“光辉思想”的结合上,对马克思思想创立的历史过程和时代意蕴所作的深刻探析,对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发展和当代价值所作的科学阐释,从多方面深化了马克思主义理论魅力和思想力量的理解,拓新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建设的新境界。
(一)
马克思主义是时代发展的产物,马克思是在对资本主义时代重大课题的回答中,显示其理论魅力和思想力量的。
马克思思想和由马克思与恩格斯创立的马克思主义,决不是什么先知先觉者布下的某种“福音”,也决不是什么千古不变的“教义”,而是对资本主义时代课题的科学解答,是人类思想史上伟大革命的结晶。
时代呼唤着科学理论,马克思主义适应时代呼唤应运而生。在2016年的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就指出:“马克思主义的诞生是人类思想史上的一个伟大事件,而马克思主义则批判吸收了康德、黑格尔、费尔巴哈等人的哲学思想,圣西门、傅立叶、欧文等人的空想社会主义思想,亚当·斯密、大卫·李嘉图等人的古典政治经济学思想。可以说,没有18、19世纪欧洲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就没有马克思主义的形成和发展。”直面资本主义时代发展的课题,马克思(包括恩格斯)冲破旧有思想的藩篱,实现人类思想史上的伟大革命,创立了崭新的无产阶级世界观。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的讲话所指出的:“马克思的思想理论源于那个时代又超越了那个时代,既是那个时代精神的精华又是整个人类精神的精华。”
(二)
马克思生活时代的物质和经济的事实,是马克思创立科学世界观的根源或基础。
19世纪30至40年代,历史和时代的发展,迫切要求一种新的理论,以对欧洲资本主义社会矛盾和冲突的根由、对资本主义时代发展的趋势、对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规律作出科学的说明。马克思生逢其时,时代发展对理论创新的根本要求,才使他有可能成为这一崭新理论的创立者。但是,马克思之所以能成为这一新世界观的创立者,在根本上同他对资本主义剥削制度的批判和对最广大劳动群众深厚感情的立场是分不开的。马克思在中学时代就立志贡献于“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事业”,走向社会后就形成了“要扬弃现实的私有财产,则必须有现实的共产主义行动”的思想。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的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马克思主义第一次站在人民的立场探求人类自由解放的道路,以科学的理论为最终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人人自由的理想社会指明了方向。”显然,没有这一基本的立场,马克思是不可能矢志不移、历经艰险,与恩格斯一起为创立这一代表工人阶级和劳动群众根本利益的革命理论而奋斗终生。
(三)
积极投身于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实践,是马克思创立这一科学理论的必要条件和根本目标。
梅格纳德·德赛在《马克思的复仇》一书中认为,与当时探讨时代变化的思想家,如亚当·斯密、黑格尔不同的是,马克思“一边写作一边战斗,一边还在策划着实行总的革命性变革的蓝图。它不仅要描述出与黑格尔不同的有关历史的目标,而且还积极地推动自己的世界接近这一目标。正如他所说的,哲学家的任务,不仅仅是解释他周围的世界,还必须改变这个世界。马克思正是这样类型的哲学家”。从19世纪40年代后半期马克思创建共产主义者同盟开始,到参加1848年欧洲革命,再到组织领导第一国际、高度关注巴黎公社革命直到19世纪80年代初,一直矢志于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和实践活动。马克思一生以多种方式参加推翻资本主义制度的阶级斗争,投入创立无产阶级政党、组织无产阶级队伍的活动,同工人运动中的各种机会主义思潮进行不懈的斗争。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马克思主义不是书斋里的学问,而是为了改变人民历史命运而创立的,是在人民求解放的实践中形成的,也是在人民求解放的实践中丰富和发展的,为人民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提供了强大精神力量。”
(四)
马克思主义的创立,同马克思毕生从事的艰苦卓绝的科学研究分不开,特别是同所坚守的“批判”精神分不开。
从马克思的思想演进来看,以“批判”精神为内核的科学研究,始终深刻地体现在这一过程中。1843年,马克思在主编《德法年鉴》时就认为:“如果我们的任务不是构想未来并使它适合于任何时候,我们便会更明确地知道,我们现在应该做些什么,我指的就是要对现存的一切进行无情的批判,所谓无情,就是说,这种批判既不怕自己所作的结论,也不怕同现有各种势力发生冲突。”这种批判精神成为马克思思想形成及其精神实质和科学意蕴的最显著特征。
19世纪30年代末,马克思首先进行的是对宗教的批判。他了解了费尔巴哈以后,以对宗教的批判作为自己思想发展的新的基点。显然,受费尔巴哈的影响,马克思从对宗教的批判进入对哲学的批判,再由对哲学的批判进入对国家与法的批判,最后落脚在对黑格尔法哲学的批判上。在对国家和法的批判过程中,马克思认识到,国家与法无非是维护当时的私有制并且是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之上的,所以马克思又进入对私有制的批判。这一思想脉络和过程,正好是从对意识形态的批判进到对上层建筑的批判,从对上层建筑的批判,进入到对经济关系的批判。也就是说从对社会的观念形态的批判,逐步深入到对那个社会最根本的、最本质的社会关系的批判,即经济关系的批判。
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的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专门引述了列宁的一段著名论述,表达对马克思这种批判精神的高度肯定,列宁认为:“凡是人类社会所创造的一切,他都有批判地重新加以探讨,任何一点也没有忽略过去。凡是人类思想所建树的一切,他都放在工人运动中检验过,重新加以探讨,加以批判,从而得出了那些被资产阶级狭隘性所限制或被资产阶级偏见束缚住的人所不能得出的结论。”马克思的思想历程就是如此。他写的第一部哲学著作就是《黑格尔法哲学批判》,1844年初发表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是马克思从唯心主义向唯物主义、从革命民主主义向共产主义转变中的重要著述;同恩格斯合著的《神圣家族》标题就包括“或对批判的批判所作的批判 驳布鲁诺·鲍威尔及其同伙”的理论指向;《德意志意识形态》手稿的副标题就是“批判以费尔巴哈、鲍威尔和施蒂纳所代表的现代德国哲学以及各式各样先知所代表的德国社会主义的批判”;从1859年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分册到1867年的以“政治经济学批判”为副标题的《资本论》第一卷,更是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理论实质的集中体现。
(五)
马克思对欧洲学术界几乎所有的重要思想都作出了深入研究,从来不放过对自己思想发展有意义的学术资源。
1837年在柏林大学学习时,马克思认为“我养成了对我读过的一切书作摘录的习惯”,当时“摘录莱辛的《拉奥孔》、佐尔格的《埃尔温》、温克尔曼的《艺术史》、卢登的《德国史》,并顺便写下自己的感想”。这种习惯伴随马克思一生,直到他生命的最后时刻,还在认真地做《历史学笔记》。
据《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第二版(MEG2)估计,马克思的遗稿中包括了约200多部笔记摘要。这些笔记摘要时间跨度从1837年到1882年,用德语、古希腊语、拉丁语、法语、英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和俄语等八种语言写成。这些笔记摘录涉及的学科涵盖哲学、艺术、宗教、政治学、法学、文学、历史、政治经济学、国际关系、科技、数学、生理学、地质学、矿物学、农艺学、人类学、化学和物理等,还有来自报纸、期刊、议会报告、统计表和政府机关出版物如著名的“蓝皮书”中的摘录。马塞洛·马斯托在《重新发现马克思》一文中曾赞叹:“这些巨大的知识宝库,大部分仍然没有出版,它们是马克思批判理论的建筑工地”“对于了解和理解他的理论起源和组成部分是至关重要的”。
对科学的追求,是马克思一生最大的乐趣。今天,即便是马克思主义的反对者,面对马克思恩格斯留下的卷帙浩繁的著作、论文、书信、笔记和手稿,也不得不对马克思的渊博学识表示由衷的钦佩。马克思主义从来就不是离开世界文明大道而产生的故步自封、僵化不变的学说。相反,马克思主义回答的正是人类先进思想已经提出的种种问题,并以批判的态度审查了人类思想史上已有的思想材料。马克思主义无愧于人类思想史上已有的优秀成果、特别是19世纪创立的优秀成果的当然继承者。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指出:“一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就是马克思、恩格斯以及他们的后继者们不断根据时代、实践、认识发展而发展的历史,是不断吸收人类历史上一切优秀思想文化成果丰富自己的历史。”
1848年初,时年30岁的马克思和28岁的恩格斯,合作完成的彪炳千古的《共产党宣言》,是他们共同创立的马克思主义的奠基之作,是他们对资本主义历史和时代发展课题回答的经典之作,也是他们实现的人类思想史上伟大革命的重要标志。马克思主义是世界文明世代演进的结果,是人类思想史上不可逾越的界碑,是无产阶级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思想武器。面对当代世界,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无论时代如何变迁、科学如何进步,马克思主义依然显示出科学思想的伟力,依然占据着真理和道义的制高点。”
(作者系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副主任)
《中国教育报》2018年05月17日第5版 版名:理论周刊

[详细]
学好用好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

读书、学习对个人的成长、社会的发展、人类的进步都有着重大意义。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学习是文明传承之途、人生成长之梯、政党巩固之基、国家兴盛之要”。马克思一生与书为伴,读书之广、读书之深,恐极少有人能及。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读优秀经典,无疑是含金量最高的文化阅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蕴含和集中体现着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本源和基础。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是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树立马克思主义信仰的重要途径。长期以来,对大多数的干部群众来说,主要是通过原理教科书来学习马克思主义。原理教科书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高度凝练、抽象概括,有助于人们较快熟悉基本概念、基本原理。但是,如果要更加深入地理解马克思主义原理的丰富内涵和生动的发展历程,还要进一步学习、研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因此,学习和研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是我们党始终提倡的一个优良传统。毛泽东同志强调,老祖宗不能丢,老祖宗的书始终要认真读。他一生对马列经典手不释卷。他曾说,正是《共产党宣言》这部马克思主义著作,使他树立起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毛泽东同志多次阅读《资本论》,做大量批注,并在文章中引用了不少《资本论》的论断。他一再向党的高级干部推荐书目,在1945年党的七大上,提出要读5本马列主义经典著作的要求,在1949年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要求广大干部阅读12本马列主义经典著作。1992年,邓小平同志视察南方时说:“我的入门老师是《共产党宣言》和《共产主义ABC》。”他强调:“我们搞改革开放,把工作重心放在经济建设上,没有丢马克思,没有丢列宁,也没有丢毛泽东。老祖宗不能丢啊!”
        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今天,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但是,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我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绝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新时代是干出来的。前进路上的种种风险、挑战前所未有,更需要我们坚定“四个自信”。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无疑是坚定理想信念,提高理论自觉,保持政治清醒,提高战略思维能力、综合决策能力、驾驭全局能力的重要途径。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卷帙浩繁,对于广大干部群众来说,学习要突出重点。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需要科学性、权威性的读本。今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也是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按照中央总体安排,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组织编译了三种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重点图书,分别是《共产党宣言》《资本论》纪念版、《马克思恩格斯著作特辑》,以及《马克思画传》普及本,由人民出版社和重庆出版集团出版。这批重点图书是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权威性教材。其中,《马克思恩格斯著作特辑》收录了马克思恩格斯在各个时期撰写的代表性的著作,为学习和研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提供了权威版本。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历久弥新。对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当前社会上还存在一些模糊甚至错误的认识。有些人认为马克思主义产生于19世纪40年代,时间过去那么久远,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的人认为,马克思主义产生于遥远的欧洲,中国有着自身独特的历史文化国情,因此,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不管用了,过时了。实践证明,无论时代如何变迁,“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包含着经典作家所汲取的人类探索真理的丰富思想成果,体现着经典作家攀登科学理论高峰的不懈追求和艰辛历程”,闪耀着真理的光芒,具有跨越时空的永恒的思想伟力。
        马克思恩格斯共同撰写的《共产党宣言》,是马克思主义纲领性文献,是马克思主义正式诞生的标志,也是“全部社会主义文献中传播最广和最具有国际性的著作”。在这部著作中,马克思恩格斯揭示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和共产主义必然胜利的历史规律,阐明了共产主义一般特征,论述共产党的性质、特点、基本纲领和策略原则,奠定了共产党人坚定理想信念、坚守精神家园的理论基础。当前,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文化多样化深入发展,各国相互关联、相互依存程度之深前所未有,充分印证了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所作的“世界历史”的科学预见。在《资本论》这部鸿篇巨制中,马克思实现了政治经济学领域的革命性变革,创立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为科学社会主义奠定了理论基础。在这部著作中,马克思对《共产党宣言》中的基本论断作出进一步论证,阐述的科学劳动价值论和剩余价值学说,对资本家剥削工人秘密的揭示,对商品拜物教的批判等等,不断被证实对当今世界的意义。在《哥达纲领批判》这部批判拉萨尔主义的著作里,马克思第一次区分了共产主义社会发展的两个阶段,阐明了两个阶段的基本特征和分配原则,是科学社会主义的重要文献。在《反杜林论》这部回击杜林对马克思学说攻击的著作中,恩格斯第一次全面系统阐述了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组成部分: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以及相互之间的内在联系。《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被马克思称为“科学社会主义的入门”。在这部著作中,恩格斯用通俗的语言系统阐述了科学社会主义原理,包括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历史必然性和未来社会主义的基本特征。《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是马克思未完成、生前没有发表的著作。在这部著作中,马克思论述了劳动对于人类文明和历史进步的伟大意义,批判地改造了德国古典哲学的异化概念,形成了自己的异化劳动理论,深刻剖析资本主义劳动异化现象,指出只有扬弃私有财产才能消除异化劳动,而要扬弃私有财产,必须有现实的共产主义运动。在马克思恩格斯共同撰写、两人生前未出版的《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恩格斯首次对唯物史观作了比较系统的阐述,为科学社会主义奠定了理论基础。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恩格斯系统地阐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原理,第一次明确提出了哲学基本问题,深刻地阐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在哲学领域所引起的革命性变革。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博大精深,不下真功夫、苦功夫是难以掌握真谛、融会贯通的。毛泽东同志讲,“《共产党宣言》,我看了不下一百遍”,“每阅读一次,我都有新的启发”。习近平总书记说,“有的人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没读几本,一知半解就哇啦哇啦发表意见,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也有悖于科学精神”。因此,学习和研究这些经典,浮光掠影不行,浅尝辄止不行,必须专心致志地读、原原本本地读、反反复复地读,通过细嚼慢咽去感悟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历久弥新的思想价值。只有学深悟透,坚持学以致用、用以促学,才能不断提升马克思主义素养,提高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分析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
(作者:艾四林,系清华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院长、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