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力打击黑恶势力 保障人民安居乐业

2018年05月16日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孙佑海
核心阅读
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事关社会大局稳定和国家长治久安,事关人心向背和基层政权巩固。必须充分认识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大意义,切实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党中央部署上来。
今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我们必须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切实增强“四个意识”,科学谋划、精心组织、周密实施,坚决打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从“打黑除恶”到“扫黑除恶”
从2000年底全国政法机关第一次开展打黑除恶专项斗争,迄今已经有17年了。从曾经耳熟能详的“打黑除恶”到如今耳目一新的“扫黑除恶”,尽管只有一字之差,却意味着在广度、深度、力度方面提出了更高要求,彰显了党中央除恶务尽,坚决将黑恶势力的嚣张气焰打下去,切实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国家长治久安的坚强决心。第一,顾名思义,“打”的对象往往局限于“点”,短促、剧烈。而扫黑除恶重在“扫”,除的对象是“面”,范围更广,魄力更大,力度更强,态度更加坚决,目标更加清晰。第二,由“打黑除恶”改为“扫黑除恶”,反映了国家惩治涉黑涉恶违法犯罪行为的新理念。扫黑除恶彰显的是一种更为积极主动、更加全面彻底的治理策略。必须看到,涉黑涉恶不仅仅是违法犯罪问题,还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对于复杂社会问题的解决,仅仅靠严厉打击是不够的,还必须采取综合治理的方式。第三,“扫黑除恶”意在强调对涉黑涉恶违法犯罪的解决应务求主动、全面、扎实和彻底。这就要求完整准确理解中央精神,确保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沿着正确轨道前行。
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事关重大
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的必然要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为什么人的问题,是检验一个政党、一个政权性质的试金石。安全是人民群众追求美好生活的基础,人民安全是国家安全的基石和归宿。人民安全要靠法律保障,人民权益要靠法律维护。各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严重危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严重侵蚀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严重影响社会生活的安全、健康和稳定。扫黑除恶是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实际行动,只有有力打击震慑黑恶势力犯罪,有效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人民群众才能够放心、踏实地享受高质量的生活,才能保障人民安居乐业、切实解除人民群众的后顾之忧。
实现社会治理现代化的迫切需要。建立和谐有序的社会是人类的美好追求。规则和秩序,是国家治理的重要价值维度,对于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是一个必不可少的要素。各类涉黑涉恶问题在一定范围内造成了社会的无序和混乱,大大影响了社会融合与社会团结,危害了社会治理的基础。解决涉黑涉恶问题是现代国家治理无法回避的问题,扫黑除恶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场硬仗。我们要有“以身许党许国、报党报国”的坚强意志,坚决打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这场硬仗。
巩固党的执政基础的现实选择。一段时间以来,黑恶势力在一些地方肆虐横行,人民群众深恶痛绝。这些问题如果长期拖着不解决,就会使党在基层执政的政治合法性与社会认同感大为降低。党中央适时提出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无异于下了一场及时雨,既有利于迅速形成扫黑除恶的浓厚社会氛围与强大威慑效应,也有利于凝聚人心,有效引导社会预期,不断巩固党的执政地位和执政基础。
扎实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坚持正确的指导思想。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必须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牢固树立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针对当前涉黑涉恶问题新动向,切实把专项治理、系统治理、综合治理、依法治理和源头治理结合起来,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把扫黑除恶和加强基层组织建设结合起来,既有力打击震慑黑恶势力犯罪,形成压倒性态势,又有效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形成长效机制,不断增强人民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巩固党的执政基础,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创造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在推进扫黑除恶工作中,必须坚定不移地坚持党的领导、发挥政治优势;坚持人民主体地位、紧紧依靠群众;坚持综合治理、齐抓共管;坚持依法严惩、打早打小;坚持标本兼治、源头治理。
明确工作重点。历史经验证明,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为此,应聚焦涉黑涉恶问题突出的重点地区、重点行业、重点领域,把打击锋芒始终对准群众反映最强烈、最深恶痛绝的各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坚持依法严惩、打早打小、除恶务尽,始终保持对各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的严打高压态势。按照相关法律和今年1月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颁发的《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要求,应当统一执法尺度,加强协调配合,既坚持严厉打击各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又坚持严格依法办案,确保办案质量和办案效率的统一,确保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严格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及其“保护伞”应依法从严惩处,对犯罪情节较轻的其他参加人员应依法从轻、减轻处罚。依法及时采取查封、扣押、冻结等措施,铲除黑恶势力经济基础。主动适应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切实把好案件事实关、证据关、程序关和法律适用关,严禁刑讯逼供,防止冤假错案,确保把每一起案件都办成铁案。
创新工作机制。机制创新是专项斗争取得胜利的关键。为此,扫黑除恶工作应在各级党委领导下,发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优势,有关部门各司其职、齐抓共管,综合运用各种手段预防和惩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突出问题。应当结合自身职能,主动承担好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的职责任务,依法行政、依法履职,强化重点行业、重点领域监管,防止行政不作为和乱作为,最大限度挤压黑恶势力滋生空间。应将日常执法检查中发现的涉黑涉恶线索及时向公安机关通报,建立健全线索发现移交机制。办案部门对在办案中发现的行业管理漏洞,要及时通报相关部门,提出加强监管和行政执法的建议。
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经验证明,凡是黑恶势力能够长期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根本原因在于有“保护伞”。为此,应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在工作中,应建立问题线索快速移送反馈机制,对每起涉黑涉恶违法犯罪案件及时深挖其背后的腐败问题,防止就案办案、就事论事。应将党员干部涉黑涉恶问题作为执纪审查重点,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发现的“保护伞”问题线索优先处置,绝不姑息。加大督办力度,把打击“保护伞”与侦办涉黑涉恶案件结合起来,做到同步侦办,尤其要抓住涉黑涉恶和腐败长期、深度交织的案件以及脱贫攻坚领域涉黑涉恶腐败案件重点督办。
切实加强党的领导。党的坚强领导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取得胜利的根本保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一项重大政治任务,各级党委要将其摆到工作全局突出位置,列入重要议事日程,旗帜鲜明支持扫黑除恶工作,为政法机关依法办案和有关部门依法履职提供有力保障。对涉黑涉恶问题尤其是群众反映强烈的大案要案,要有坚决的态度,坚决依法查办,毫不含糊。要严格落实社会治安综合治理领导责任制,对涉黑涉恶问题突出的地区、行业、领域,通过通报、约谈、挂牌督办等方式,督促其限期整改。对问题严重、造成恶劣影响的,应依法依纪严肃追责。严格落实行业监管责任,对日常监管不到位,导致黑恶势力滋生蔓延的,要实行责任倒查,严肃问责。

专题研究

马克思的思想历程与思想力量

·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观点提示
马克思主义是世界文明世代演进的结果,是人类思想史上不可逾越的界碑,是无产阶级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思想武器。无论时代如何变迁、科学如何进步,马克思主义依然显示出科学思想的伟力,依然占据着真理和道义的制高点。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是一篇光辉的马克思主义纲领性文献,也是一部新时代中国共产党的马克思主义观的科学文献。习近平总书记从“伟大人格”“历史功绩”“崇高精神”和“光辉思想”的结合上,对马克思思想创立的历史过程和时代意蕴所作的深刻探析,对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发展和当代价值所作的科学阐释,从多方面深化了马克思主义理论魅力和思想力量的理解,拓新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建设的新境界。
(一)
马克思主义是时代发展的产物,马克思是在对资本主义时代重大课题的回答中,显示其理论魅力和思想力量的。
马克思思想和由马克思与恩格斯创立的马克思主义,决不是什么先知先觉者布下的某种“福音”,也决不是什么千古不变的“教义”,而是对资本主义时代课题的科学解答,是人类思想史上伟大革命的结晶。
时代呼唤着科学理论,马克思主义适应时代呼唤应运而生。在2016年的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就指出:“马克思主义的诞生是人类思想史上的一个伟大事件,而马克思主义则批判吸收了康德、黑格尔、费尔巴哈等人的哲学思想,圣西门、傅立叶、欧文等人的空想社会主义思想,亚当·斯密、大卫·李嘉图等人的古典政治经济学思想。可以说,没有18、19世纪欧洲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就没有马克思主义的形成和发展。”直面资本主义时代发展的课题,马克思(包括恩格斯)冲破旧有思想的藩篱,实现人类思想史上的伟大革命,创立了崭新的无产阶级世界观。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的讲话所指出的:“马克思的思想理论源于那个时代又超越了那个时代,既是那个时代精神的精华又是整个人类精神的精华。”
(二)
马克思生活时代的物质和经济的事实,是马克思创立科学世界观的根源或基础。
19世纪30至40年代,历史和时代的发展,迫切要求一种新的理论,以对欧洲资本主义社会矛盾和冲突的根由、对资本主义时代发展的趋势、对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规律作出科学的说明。马克思生逢其时,时代发展对理论创新的根本要求,才使他有可能成为这一崭新理论的创立者。但是,马克思之所以能成为这一新世界观的创立者,在根本上同他对资本主义剥削制度的批判和对最广大劳动群众深厚感情的立场是分不开的。马克思在中学时代就立志贡献于“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事业”,走向社会后就形成了“要扬弃现实的私有财产,则必须有现实的共产主义行动”的思想。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的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马克思主义第一次站在人民的立场探求人类自由解放的道路,以科学的理论为最终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人人自由的理想社会指明了方向。”显然,没有这一基本的立场,马克思是不可能矢志不移、历经艰险,与恩格斯一起为创立这一代表工人阶级和劳动群众根本利益的革命理论而奋斗终生。
(三)
积极投身于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实践,是马克思创立这一科学理论的必要条件和根本目标。
梅格纳德·德赛在《马克思的复仇》一书中认为,与当时探讨时代变化的思想家,如亚当·斯密、黑格尔不同的是,马克思“一边写作一边战斗,一边还在策划着实行总的革命性变革的蓝图。它不仅要描述出与黑格尔不同的有关历史的目标,而且还积极地推动自己的世界接近这一目标。正如他所说的,哲学家的任务,不仅仅是解释他周围的世界,还必须改变这个世界。马克思正是这样类型的哲学家”。从19世纪40年代后半期马克思创建共产主义者同盟开始,到参加1848年欧洲革命,再到组织领导第一国际、高度关注巴黎公社革命直到19世纪80年代初,一直矢志于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和实践活动。马克思一生以多种方式参加推翻资本主义制度的阶级斗争,投入创立无产阶级政党、组织无产阶级队伍的活动,同工人运动中的各种机会主义思潮进行不懈的斗争。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马克思主义不是书斋里的学问,而是为了改变人民历史命运而创立的,是在人民求解放的实践中形成的,也是在人民求解放的实践中丰富和发展的,为人民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提供了强大精神力量。”
(四)
马克思主义的创立,同马克思毕生从事的艰苦卓绝的科学研究分不开,特别是同所坚守的“批判”精神分不开。
从马克思的思想演进来看,以“批判”精神为内核的科学研究,始终深刻地体现在这一过程中。1843年,马克思在主编《德法年鉴》时就认为:“如果我们的任务不是构想未来并使它适合于任何时候,我们便会更明确地知道,我们现在应该做些什么,我指的就是要对现存的一切进行无情的批判,所谓无情,就是说,这种批判既不怕自己所作的结论,也不怕同现有各种势力发生冲突。”这种批判精神成为马克思思想形成及其精神实质和科学意蕴的最显著特征。
19世纪30年代末,马克思首先进行的是对宗教的批判。他了解了费尔巴哈以后,以对宗教的批判作为自己思想发展的新的基点。显然,受费尔巴哈的影响,马克思从对宗教的批判进入对哲学的批判,再由对哲学的批判进入对国家与法的批判,最后落脚在对黑格尔法哲学的批判上。在对国家和法的批判过程中,马克思认识到,国家与法无非是维护当时的私有制并且是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之上的,所以马克思又进入对私有制的批判。这一思想脉络和过程,正好是从对意识形态的批判进到对上层建筑的批判,从对上层建筑的批判,进入到对经济关系的批判。也就是说从对社会的观念形态的批判,逐步深入到对那个社会最根本的、最本质的社会关系的批判,即经济关系的批判。
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的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专门引述了列宁的一段著名论述,表达对马克思这种批判精神的高度肯定,列宁认为:“凡是人类社会所创造的一切,他都有批判地重新加以探讨,任何一点也没有忽略过去。凡是人类思想所建树的一切,他都放在工人运动中检验过,重新加以探讨,加以批判,从而得出了那些被资产阶级狭隘性所限制或被资产阶级偏见束缚住的人所不能得出的结论。”马克思的思想历程就是如此。他写的第一部哲学著作就是《黑格尔法哲学批判》,1844年初发表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是马克思从唯心主义向唯物主义、从革命民主主义向共产主义转变中的重要著述;同恩格斯合著的《神圣家族》标题就包括“或对批判的批判所作的批判 驳布鲁诺·鲍威尔及其同伙”的理论指向;《德意志意识形态》手稿的副标题就是“批判以费尔巴哈、鲍威尔和施蒂纳所代表的现代德国哲学以及各式各样先知所代表的德国社会主义的批判”;从1859年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分册到1867年的以“政治经济学批判”为副标题的《资本论》第一卷,更是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理论实质的集中体现。
(五)
马克思对欧洲学术界几乎所有的重要思想都作出了深入研究,从来不放过对自己思想发展有意义的学术资源。
1837年在柏林大学学习时,马克思认为“我养成了对我读过的一切书作摘录的习惯”,当时“摘录莱辛的《拉奥孔》、佐尔格的《埃尔温》、温克尔曼的《艺术史》、卢登的《德国史》,并顺便写下自己的感想”。这种习惯伴随马克思一生,直到他生命的最后时刻,还在认真地做《历史学笔记》。
据《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第二版(MEG2)估计,马克思的遗稿中包括了约200多部笔记摘要。这些笔记摘要时间跨度从1837年到1882年,用德语、古希腊语、拉丁语、法语、英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和俄语等八种语言写成。这些笔记摘录涉及的学科涵盖哲学、艺术、宗教、政治学、法学、文学、历史、政治经济学、国际关系、科技、数学、生理学、地质学、矿物学、农艺学、人类学、化学和物理等,还有来自报纸、期刊、议会报告、统计表和政府机关出版物如著名的“蓝皮书”中的摘录。马塞洛·马斯托在《重新发现马克思》一文中曾赞叹:“这些巨大的知识宝库,大部分仍然没有出版,它们是马克思批判理论的建筑工地”“对于了解和理解他的理论起源和组成部分是至关重要的”。
对科学的追求,是马克思一生最大的乐趣。今天,即便是马克思主义的反对者,面对马克思恩格斯留下的卷帙浩繁的著作、论文、书信、笔记和手稿,也不得不对马克思的渊博学识表示由衷的钦佩。马克思主义从来就不是离开世界文明大道而产生的故步自封、僵化不变的学说。相反,马克思主义回答的正是人类先进思想已经提出的种种问题,并以批判的态度审查了人类思想史上已有的思想材料。马克思主义无愧于人类思想史上已有的优秀成果、特别是19世纪创立的优秀成果的当然继承者。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指出:“一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就是马克思、恩格斯以及他们的后继者们不断根据时代、实践、认识发展而发展的历史,是不断吸收人类历史上一切优秀思想文化成果丰富自己的历史。”
1848年初,时年30岁的马克思和28岁的恩格斯,合作完成的彪炳千古的《共产党宣言》,是他们共同创立的马克思主义的奠基之作,是他们对资本主义历史和时代发展课题回答的经典之作,也是他们实现的人类思想史上伟大革命的重要标志。马克思主义是世界文明世代演进的结果,是人类思想史上不可逾越的界碑,是无产阶级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思想武器。面对当代世界,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无论时代如何变迁、科学如何进步,马克思主义依然显示出科学思想的伟力,依然占据着真理和道义的制高点。”
(作者系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副主任)
《中国教育报》2018年05月17日第5版 版名:理论周刊

[详细]
学好用好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

读书、学习对个人的成长、社会的发展、人类的进步都有着重大意义。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学习是文明传承之途、人生成长之梯、政党巩固之基、国家兴盛之要”。马克思一生与书为伴,读书之广、读书之深,恐极少有人能及。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读优秀经典,无疑是含金量最高的文化阅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蕴含和集中体现着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本源和基础。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是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树立马克思主义信仰的重要途径。长期以来,对大多数的干部群众来说,主要是通过原理教科书来学习马克思主义。原理教科书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高度凝练、抽象概括,有助于人们较快熟悉基本概念、基本原理。但是,如果要更加深入地理解马克思主义原理的丰富内涵和生动的发展历程,还要进一步学习、研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因此,学习和研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是我们党始终提倡的一个优良传统。毛泽东同志强调,老祖宗不能丢,老祖宗的书始终要认真读。他一生对马列经典手不释卷。他曾说,正是《共产党宣言》这部马克思主义著作,使他树立起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毛泽东同志多次阅读《资本论》,做大量批注,并在文章中引用了不少《资本论》的论断。他一再向党的高级干部推荐书目,在1945年党的七大上,提出要读5本马列主义经典著作的要求,在1949年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要求广大干部阅读12本马列主义经典著作。1992年,邓小平同志视察南方时说:“我的入门老师是《共产党宣言》和《共产主义ABC》。”他强调:“我们搞改革开放,把工作重心放在经济建设上,没有丢马克思,没有丢列宁,也没有丢毛泽东。老祖宗不能丢啊!”
        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今天,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但是,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我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绝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新时代是干出来的。前进路上的种种风险、挑战前所未有,更需要我们坚定“四个自信”。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无疑是坚定理想信念,提高理论自觉,保持政治清醒,提高战略思维能力、综合决策能力、驾驭全局能力的重要途径。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卷帙浩繁,对于广大干部群众来说,学习要突出重点。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需要科学性、权威性的读本。今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也是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按照中央总体安排,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组织编译了三种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重点图书,分别是《共产党宣言》《资本论》纪念版、《马克思恩格斯著作特辑》,以及《马克思画传》普及本,由人民出版社和重庆出版集团出版。这批重点图书是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权威性教材。其中,《马克思恩格斯著作特辑》收录了马克思恩格斯在各个时期撰写的代表性的著作,为学习和研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提供了权威版本。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历久弥新。对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当前社会上还存在一些模糊甚至错误的认识。有些人认为马克思主义产生于19世纪40年代,时间过去那么久远,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的人认为,马克思主义产生于遥远的欧洲,中国有着自身独特的历史文化国情,因此,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不管用了,过时了。实践证明,无论时代如何变迁,“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包含着经典作家所汲取的人类探索真理的丰富思想成果,体现着经典作家攀登科学理论高峰的不懈追求和艰辛历程”,闪耀着真理的光芒,具有跨越时空的永恒的思想伟力。
        马克思恩格斯共同撰写的《共产党宣言》,是马克思主义纲领性文献,是马克思主义正式诞生的标志,也是“全部社会主义文献中传播最广和最具有国际性的著作”。在这部著作中,马克思恩格斯揭示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和共产主义必然胜利的历史规律,阐明了共产主义一般特征,论述共产党的性质、特点、基本纲领和策略原则,奠定了共产党人坚定理想信念、坚守精神家园的理论基础。当前,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文化多样化深入发展,各国相互关联、相互依存程度之深前所未有,充分印证了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所作的“世界历史”的科学预见。在《资本论》这部鸿篇巨制中,马克思实现了政治经济学领域的革命性变革,创立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为科学社会主义奠定了理论基础。在这部著作中,马克思对《共产党宣言》中的基本论断作出进一步论证,阐述的科学劳动价值论和剩余价值学说,对资本家剥削工人秘密的揭示,对商品拜物教的批判等等,不断被证实对当今世界的意义。在《哥达纲领批判》这部批判拉萨尔主义的著作里,马克思第一次区分了共产主义社会发展的两个阶段,阐明了两个阶段的基本特征和分配原则,是科学社会主义的重要文献。在《反杜林论》这部回击杜林对马克思学说攻击的著作中,恩格斯第一次全面系统阐述了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组成部分: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以及相互之间的内在联系。《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被马克思称为“科学社会主义的入门”。在这部著作中,恩格斯用通俗的语言系统阐述了科学社会主义原理,包括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历史必然性和未来社会主义的基本特征。《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是马克思未完成、生前没有发表的著作。在这部著作中,马克思论述了劳动对于人类文明和历史进步的伟大意义,批判地改造了德国古典哲学的异化概念,形成了自己的异化劳动理论,深刻剖析资本主义劳动异化现象,指出只有扬弃私有财产才能消除异化劳动,而要扬弃私有财产,必须有现实的共产主义运动。在马克思恩格斯共同撰写、两人生前未出版的《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恩格斯首次对唯物史观作了比较系统的阐述,为科学社会主义奠定了理论基础。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恩格斯系统地阐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原理,第一次明确提出了哲学基本问题,深刻地阐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在哲学领域所引起的革命性变革。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博大精深,不下真功夫、苦功夫是难以掌握真谛、融会贯通的。毛泽东同志讲,“《共产党宣言》,我看了不下一百遍”,“每阅读一次,我都有新的启发”。习近平总书记说,“有的人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没读几本,一知半解就哇啦哇啦发表意见,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也有悖于科学精神”。因此,学习和研究这些经典,浮光掠影不行,浅尝辄止不行,必须专心致志地读、原原本本地读、反反复复地读,通过细嚼慢咽去感悟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历久弥新的思想价值。只有学深悟透,坚持学以致用、用以促学,才能不断提升马克思主义素养,提高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分析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
(作者:艾四林,系清华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院长、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