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中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成功举办思想政治理论课“青椒论坛”(第5期)

2018年05月12日
来源:华中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2018年5月12日,在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北京市教委指导及全国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网络集体备课平台、华中师范大学文科综合实验教学中心支持下,由北京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高精尖创新中心(以下简称“中心”)主办、华中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承办“思想政治理论课青椒论坛”第五期在华中师范大学九号楼六楼文科综合实验教学中心电视演播厅举行。本期论坛的主题是“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学理支撑研究”,邀请了四位北京思想政治理论课优秀青年教师和四位湖北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优秀青年教师,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张会峰、北京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刘丽敏、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赵玉兰、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朱国伟、华中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熊富标、武汉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雷江梅、华中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丁茜和中央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肖翔围绕“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学理支撑研究”作了主题发言,华中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张耀灿和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孙来斌担任评议专家。来自全国50多所高校的120多名思想政治教师现场参与了论坛研讨。全国高校1万多名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通过网络平台同步收看了论坛直播。
华中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李芳介绍了出席本次论坛的嘉宾,对现场及同步收看论坛网络直播的全国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表示欢迎。华中师范大学教务处副处长邱宝国、华中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万美容、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党委书记、常务副院长、北京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高精尖创新中心常务副主任王易分别致辞。华中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党委副书记邵莉莉和武汉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王智出席本期论坛。
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张会峰从“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中的‘势能’与‘动能’转换”的角度与大家分享了对思政课教学的思考与探索。他认为,知识的传递、教育的过程、尤其是承载着意识形态和价值观认同的思政课教学,就是一个正能量传递和转化的过程,思政课教师在教学中,要言之有物,既要有理论,又要有方法,既能上得去,又能下得来,既要有“势能”,又要有“动能”,但是思政课教学面临的能量传输困境。他重点介绍了科研提高思政课教学的势能,以自身的法律基础课教学和研究为例,从提高教学内容的质量和提高教学中驾驭理论的高度阐述了科研提高思政教学的势能。
北京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刘丽敏围绕“《中国近现代史纲要》课教学的学理支撑及其运用”进行了课堂教学经验分享。她首先阐明学理支撑研究在“中国近现代史纲要”课教学中的地位和价值,其次介绍了“中国近现代史纲要”教学“学理支撑研究”的内涵与外延,然后重点介绍了应该如何筑牢“中国近现代史纲要”课教学的学理支撑:一是如何加强“中国近现代史纲要”课的学理支撑研究,二是学理支撑研究如何融入“中国近现代史纲要”课的教学。最后,通过案例——封建军阀的专制统治专题来分享自己的教学经验。
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赵玉兰以“经典著作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教学——以普遍联系的观点为例”进行了主题发言。她重点介绍了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教学中引入经典著作,她还强调经典著作的引入不能是简单的寻章摘句、经典著作的引入须考虑到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的思想史背景以及经典著作的引入要以学生的既有基础和水平为前提。她强调了思想政治课不能照本宣科,而是要真正用马克思主义原理武装学生头脑。
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朱国伟以“知识与价值”为主题分享了他对思想政治理论课的话语路径的思考。他从自身感受入手,从理论演绎、历史阐释和数据论证三个维度介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并分享了自己的教学收获与反思:教学群众路线——提升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质量的方法论。
评议环节,我国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创始人之一、华中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张耀灿对四位主讲专家的发言逐一点评、高度肯定了四位“青椒”对自己的教学经验进行反思,以自己的教学经验为研究的切入点。他总结这四位老师都是论述教学和科研的关系,通过提高教研和科研,来增加教学的科研含量,从而真正提升教学质量。
“全国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能手”熊富标“以理论魅力:让思政课更出彩——以《注重道德传承加强道德实践》为例”为主题进行了思政课教学经验的分享。首先他根据实现思想道德教育要跨越的“三大难题”及其关系和启示提出关键概念突进、核心问题解析、情境创设升华的教学尝试,接着以《注重道德传承加强道德实践》为例,阐述了理论的解释力与穿透力。他认为,通过多维情境创设可以让理论更具说服力。思想政治课教师在思想政治课学理支撑研究上还需要上下求索,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
“教育部中宣部网上展播精彩课堂”、“湖北省高等学校马克思主义中青年理论家培育计划”入选者雷江梅围绕“在《中国近代史纲要》课程教学中把握中国道路的探索主线”进行了主题演讲。她从教学目标和学生情况角度解释“纲要”课程为何需要学理支撑,接着她从教学主线、关注视野、研究方法和中国道路背后蕴含的世界性意义这四个角度出发阐述了“纲要”课程学理型教学思路,总结“纲要”课学理性学生实践和学理性教学反思。强调学理支撑对于上好“纲要”课的重要性。
“全国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标兵”、湖北省“青年教学能手”丁茜以“打造有知、有味、有感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课堂”为主题进行了课堂经验分享。她从课情、学情、世情角度厚植学理支撑,接着她分享了自己的教学实践过程中的三个创新,第一,教学内容创新,夯实理论、创新方法打造有知有味课堂;第二,教学空间创新,让课堂走出去,把专家请进来;第三,教学评价创新,实施过程性评价和终结性评价相结合,通过教学实践的创新来凝练教学理念。
北京市高校思政课特级教师入选者肖翔以“寻求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与科研的连接点”为主题进行分享。首先他从多元化、全球化、信息化对思政课的影响解释为何高校思政课教学需要科研支撑。接着从高校思想课青年教师从事科研面临的挑战以及从事科研具有的优势来分析高校思政课教学与科研的相互促进。然后,他结合“概论”课程教学为科研提供了三条路径。在结语时,他为思想政治教师从事科研提出建议,要立足自身专长,发挥综合优势,追踪热点问题。
评议环节,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课题首席专家、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重点课题首席专家,武汉大学教授孙来斌对本期论坛给予高度评价,对下午主讲的四位嘉宾的发言逐一进行点评。他指出了四位主讲嘉宾在交流分享中的亮点,为他们提出建设性意见,随后,引用习近平书记的讲话,顺利的时候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一遇挫折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鼓励青年思想政治教师坚守信念,提升境界。在思想政治课教学中坚持下来,虽有犹豫,偶有牢骚,但仍然咬定青山不放松坚定不移的走下去,拨开浮云终见日,继续做好思政教师的本职工作,这也是思政教师的更高境界。
提问环节,四位主讲专家就借助现代多媒体技术教学以及如何上好思政课与现场师生进行了深入交流。
最后,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宋友文作论坛总结,认为本次论坛有三个“第一”的特点:一是“青椒论坛”第一次出京,在湖北武汉与华中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合作;二是“青椒论坛”第一次由八位专家主讲和两位专家点评;三是“青椒论坛”第一次场外收看现场直播的人数超过1万人,达12252人,创历史新高。
本期“思想政治理论课青椒论坛”继续开通了网络直播平台,音质清楚、画面清晰,直播效果好,获得观众的一致好评。对于广大“青椒”而言,这又是一场教学研究盛宴。有的教师指出,优秀青年教师生动展示、大家名师精彩点评,对于上好思政课提供了许多宝贵启示、经验,让人有种拨开云雾的感觉,受益匪浅,触动内心。

专题研究

马克思的思想历程与思想力量

·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观点提示
马克思主义是世界文明世代演进的结果,是人类思想史上不可逾越的界碑,是无产阶级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思想武器。无论时代如何变迁、科学如何进步,马克思主义依然显示出科学思想的伟力,依然占据着真理和道义的制高点。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是一篇光辉的马克思主义纲领性文献,也是一部新时代中国共产党的马克思主义观的科学文献。习近平总书记从“伟大人格”“历史功绩”“崇高精神”和“光辉思想”的结合上,对马克思思想创立的历史过程和时代意蕴所作的深刻探析,对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发展和当代价值所作的科学阐释,从多方面深化了马克思主义理论魅力和思想力量的理解,拓新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建设的新境界。
(一)
马克思主义是时代发展的产物,马克思是在对资本主义时代重大课题的回答中,显示其理论魅力和思想力量的。
马克思思想和由马克思与恩格斯创立的马克思主义,决不是什么先知先觉者布下的某种“福音”,也决不是什么千古不变的“教义”,而是对资本主义时代课题的科学解答,是人类思想史上伟大革命的结晶。
时代呼唤着科学理论,马克思主义适应时代呼唤应运而生。在2016年的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就指出:“马克思主义的诞生是人类思想史上的一个伟大事件,而马克思主义则批判吸收了康德、黑格尔、费尔巴哈等人的哲学思想,圣西门、傅立叶、欧文等人的空想社会主义思想,亚当·斯密、大卫·李嘉图等人的古典政治经济学思想。可以说,没有18、19世纪欧洲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就没有马克思主义的形成和发展。”直面资本主义时代发展的课题,马克思(包括恩格斯)冲破旧有思想的藩篱,实现人类思想史上的伟大革命,创立了崭新的无产阶级世界观。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的讲话所指出的:“马克思的思想理论源于那个时代又超越了那个时代,既是那个时代精神的精华又是整个人类精神的精华。”
(二)
马克思生活时代的物质和经济的事实,是马克思创立科学世界观的根源或基础。
19世纪30至40年代,历史和时代的发展,迫切要求一种新的理论,以对欧洲资本主义社会矛盾和冲突的根由、对资本主义时代发展的趋势、对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规律作出科学的说明。马克思生逢其时,时代发展对理论创新的根本要求,才使他有可能成为这一崭新理论的创立者。但是,马克思之所以能成为这一新世界观的创立者,在根本上同他对资本主义剥削制度的批判和对最广大劳动群众深厚感情的立场是分不开的。马克思在中学时代就立志贡献于“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事业”,走向社会后就形成了“要扬弃现实的私有财产,则必须有现实的共产主义行动”的思想。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的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马克思主义第一次站在人民的立场探求人类自由解放的道路,以科学的理论为最终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人人自由的理想社会指明了方向。”显然,没有这一基本的立场,马克思是不可能矢志不移、历经艰险,与恩格斯一起为创立这一代表工人阶级和劳动群众根本利益的革命理论而奋斗终生。
(三)
积极投身于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实践,是马克思创立这一科学理论的必要条件和根本目标。
梅格纳德·德赛在《马克思的复仇》一书中认为,与当时探讨时代变化的思想家,如亚当·斯密、黑格尔不同的是,马克思“一边写作一边战斗,一边还在策划着实行总的革命性变革的蓝图。它不仅要描述出与黑格尔不同的有关历史的目标,而且还积极地推动自己的世界接近这一目标。正如他所说的,哲学家的任务,不仅仅是解释他周围的世界,还必须改变这个世界。马克思正是这样类型的哲学家”。从19世纪40年代后半期马克思创建共产主义者同盟开始,到参加1848年欧洲革命,再到组织领导第一国际、高度关注巴黎公社革命直到19世纪80年代初,一直矢志于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和实践活动。马克思一生以多种方式参加推翻资本主义制度的阶级斗争,投入创立无产阶级政党、组织无产阶级队伍的活动,同工人运动中的各种机会主义思潮进行不懈的斗争。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马克思主义不是书斋里的学问,而是为了改变人民历史命运而创立的,是在人民求解放的实践中形成的,也是在人民求解放的实践中丰富和发展的,为人民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提供了强大精神力量。”
(四)
马克思主义的创立,同马克思毕生从事的艰苦卓绝的科学研究分不开,特别是同所坚守的“批判”精神分不开。
从马克思的思想演进来看,以“批判”精神为内核的科学研究,始终深刻地体现在这一过程中。1843年,马克思在主编《德法年鉴》时就认为:“如果我们的任务不是构想未来并使它适合于任何时候,我们便会更明确地知道,我们现在应该做些什么,我指的就是要对现存的一切进行无情的批判,所谓无情,就是说,这种批判既不怕自己所作的结论,也不怕同现有各种势力发生冲突。”这种批判精神成为马克思思想形成及其精神实质和科学意蕴的最显著特征。
19世纪30年代末,马克思首先进行的是对宗教的批判。他了解了费尔巴哈以后,以对宗教的批判作为自己思想发展的新的基点。显然,受费尔巴哈的影响,马克思从对宗教的批判进入对哲学的批判,再由对哲学的批判进入对国家与法的批判,最后落脚在对黑格尔法哲学的批判上。在对国家和法的批判过程中,马克思认识到,国家与法无非是维护当时的私有制并且是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之上的,所以马克思又进入对私有制的批判。这一思想脉络和过程,正好是从对意识形态的批判进到对上层建筑的批判,从对上层建筑的批判,进入到对经济关系的批判。也就是说从对社会的观念形态的批判,逐步深入到对那个社会最根本的、最本质的社会关系的批判,即经济关系的批判。
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的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专门引述了列宁的一段著名论述,表达对马克思这种批判精神的高度肯定,列宁认为:“凡是人类社会所创造的一切,他都有批判地重新加以探讨,任何一点也没有忽略过去。凡是人类思想所建树的一切,他都放在工人运动中检验过,重新加以探讨,加以批判,从而得出了那些被资产阶级狭隘性所限制或被资产阶级偏见束缚住的人所不能得出的结论。”马克思的思想历程就是如此。他写的第一部哲学著作就是《黑格尔法哲学批判》,1844年初发表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是马克思从唯心主义向唯物主义、从革命民主主义向共产主义转变中的重要著述;同恩格斯合著的《神圣家族》标题就包括“或对批判的批判所作的批判 驳布鲁诺·鲍威尔及其同伙”的理论指向;《德意志意识形态》手稿的副标题就是“批判以费尔巴哈、鲍威尔和施蒂纳所代表的现代德国哲学以及各式各样先知所代表的德国社会主义的批判”;从1859年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分册到1867年的以“政治经济学批判”为副标题的《资本论》第一卷,更是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理论实质的集中体现。
(五)
马克思对欧洲学术界几乎所有的重要思想都作出了深入研究,从来不放过对自己思想发展有意义的学术资源。
1837年在柏林大学学习时,马克思认为“我养成了对我读过的一切书作摘录的习惯”,当时“摘录莱辛的《拉奥孔》、佐尔格的《埃尔温》、温克尔曼的《艺术史》、卢登的《德国史》,并顺便写下自己的感想”。这种习惯伴随马克思一生,直到他生命的最后时刻,还在认真地做《历史学笔记》。
据《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第二版(MEG2)估计,马克思的遗稿中包括了约200多部笔记摘要。这些笔记摘要时间跨度从1837年到1882年,用德语、古希腊语、拉丁语、法语、英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和俄语等八种语言写成。这些笔记摘录涉及的学科涵盖哲学、艺术、宗教、政治学、法学、文学、历史、政治经济学、国际关系、科技、数学、生理学、地质学、矿物学、农艺学、人类学、化学和物理等,还有来自报纸、期刊、议会报告、统计表和政府机关出版物如著名的“蓝皮书”中的摘录。马塞洛·马斯托在《重新发现马克思》一文中曾赞叹:“这些巨大的知识宝库,大部分仍然没有出版,它们是马克思批判理论的建筑工地”“对于了解和理解他的理论起源和组成部分是至关重要的”。
对科学的追求,是马克思一生最大的乐趣。今天,即便是马克思主义的反对者,面对马克思恩格斯留下的卷帙浩繁的著作、论文、书信、笔记和手稿,也不得不对马克思的渊博学识表示由衷的钦佩。马克思主义从来就不是离开世界文明大道而产生的故步自封、僵化不变的学说。相反,马克思主义回答的正是人类先进思想已经提出的种种问题,并以批判的态度审查了人类思想史上已有的思想材料。马克思主义无愧于人类思想史上已有的优秀成果、特别是19世纪创立的优秀成果的当然继承者。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指出:“一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就是马克思、恩格斯以及他们的后继者们不断根据时代、实践、认识发展而发展的历史,是不断吸收人类历史上一切优秀思想文化成果丰富自己的历史。”
1848年初,时年30岁的马克思和28岁的恩格斯,合作完成的彪炳千古的《共产党宣言》,是他们共同创立的马克思主义的奠基之作,是他们对资本主义历史和时代发展课题回答的经典之作,也是他们实现的人类思想史上伟大革命的重要标志。马克思主义是世界文明世代演进的结果,是人类思想史上不可逾越的界碑,是无产阶级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思想武器。面对当代世界,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无论时代如何变迁、科学如何进步,马克思主义依然显示出科学思想的伟力,依然占据着真理和道义的制高点。”
(作者系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副主任)
《中国教育报》2018年05月17日第5版 版名:理论周刊

[详细]
学好用好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

读书、学习对个人的成长、社会的发展、人类的进步都有着重大意义。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学习是文明传承之途、人生成长之梯、政党巩固之基、国家兴盛之要”。马克思一生与书为伴,读书之广、读书之深,恐极少有人能及。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读优秀经典,无疑是含金量最高的文化阅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蕴含和集中体现着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本源和基础。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是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树立马克思主义信仰的重要途径。长期以来,对大多数的干部群众来说,主要是通过原理教科书来学习马克思主义。原理教科书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高度凝练、抽象概括,有助于人们较快熟悉基本概念、基本原理。但是,如果要更加深入地理解马克思主义原理的丰富内涵和生动的发展历程,还要进一步学习、研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因此,学习和研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是我们党始终提倡的一个优良传统。毛泽东同志强调,老祖宗不能丢,老祖宗的书始终要认真读。他一生对马列经典手不释卷。他曾说,正是《共产党宣言》这部马克思主义著作,使他树立起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毛泽东同志多次阅读《资本论》,做大量批注,并在文章中引用了不少《资本论》的论断。他一再向党的高级干部推荐书目,在1945年党的七大上,提出要读5本马列主义经典著作的要求,在1949年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要求广大干部阅读12本马列主义经典著作。1992年,邓小平同志视察南方时说:“我的入门老师是《共产党宣言》和《共产主义ABC》。”他强调:“我们搞改革开放,把工作重心放在经济建设上,没有丢马克思,没有丢列宁,也没有丢毛泽东。老祖宗不能丢啊!”
        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今天,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但是,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我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绝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新时代是干出来的。前进路上的种种风险、挑战前所未有,更需要我们坚定“四个自信”。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无疑是坚定理想信念,提高理论自觉,保持政治清醒,提高战略思维能力、综合决策能力、驾驭全局能力的重要途径。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卷帙浩繁,对于广大干部群众来说,学习要突出重点。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需要科学性、权威性的读本。今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也是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按照中央总体安排,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组织编译了三种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重点图书,分别是《共产党宣言》《资本论》纪念版、《马克思恩格斯著作特辑》,以及《马克思画传》普及本,由人民出版社和重庆出版集团出版。这批重点图书是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权威性教材。其中,《马克思恩格斯著作特辑》收录了马克思恩格斯在各个时期撰写的代表性的著作,为学习和研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提供了权威版本。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历久弥新。对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当前社会上还存在一些模糊甚至错误的认识。有些人认为马克思主义产生于19世纪40年代,时间过去那么久远,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的人认为,马克思主义产生于遥远的欧洲,中国有着自身独特的历史文化国情,因此,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不管用了,过时了。实践证明,无论时代如何变迁,“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包含着经典作家所汲取的人类探索真理的丰富思想成果,体现着经典作家攀登科学理论高峰的不懈追求和艰辛历程”,闪耀着真理的光芒,具有跨越时空的永恒的思想伟力。
        马克思恩格斯共同撰写的《共产党宣言》,是马克思主义纲领性文献,是马克思主义正式诞生的标志,也是“全部社会主义文献中传播最广和最具有国际性的著作”。在这部著作中,马克思恩格斯揭示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和共产主义必然胜利的历史规律,阐明了共产主义一般特征,论述共产党的性质、特点、基本纲领和策略原则,奠定了共产党人坚定理想信念、坚守精神家园的理论基础。当前,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文化多样化深入发展,各国相互关联、相互依存程度之深前所未有,充分印证了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所作的“世界历史”的科学预见。在《资本论》这部鸿篇巨制中,马克思实现了政治经济学领域的革命性变革,创立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为科学社会主义奠定了理论基础。在这部著作中,马克思对《共产党宣言》中的基本论断作出进一步论证,阐述的科学劳动价值论和剩余价值学说,对资本家剥削工人秘密的揭示,对商品拜物教的批判等等,不断被证实对当今世界的意义。在《哥达纲领批判》这部批判拉萨尔主义的著作里,马克思第一次区分了共产主义社会发展的两个阶段,阐明了两个阶段的基本特征和分配原则,是科学社会主义的重要文献。在《反杜林论》这部回击杜林对马克思学说攻击的著作中,恩格斯第一次全面系统阐述了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组成部分: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以及相互之间的内在联系。《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被马克思称为“科学社会主义的入门”。在这部著作中,恩格斯用通俗的语言系统阐述了科学社会主义原理,包括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历史必然性和未来社会主义的基本特征。《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是马克思未完成、生前没有发表的著作。在这部著作中,马克思论述了劳动对于人类文明和历史进步的伟大意义,批判地改造了德国古典哲学的异化概念,形成了自己的异化劳动理论,深刻剖析资本主义劳动异化现象,指出只有扬弃私有财产才能消除异化劳动,而要扬弃私有财产,必须有现实的共产主义运动。在马克思恩格斯共同撰写、两人生前未出版的《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恩格斯首次对唯物史观作了比较系统的阐述,为科学社会主义奠定了理论基础。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恩格斯系统地阐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原理,第一次明确提出了哲学基本问题,深刻地阐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在哲学领域所引起的革命性变革。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博大精深,不下真功夫、苦功夫是难以掌握真谛、融会贯通的。毛泽东同志讲,“《共产党宣言》,我看了不下一百遍”,“每阅读一次,我都有新的启发”。习近平总书记说,“有的人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没读几本,一知半解就哇啦哇啦发表意见,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也有悖于科学精神”。因此,学习和研究这些经典,浮光掠影不行,浅尝辄止不行,必须专心致志地读、原原本本地读、反反复复地读,通过细嚼慢咽去感悟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历久弥新的思想价值。只有学深悟透,坚持学以致用、用以促学,才能不断提升马克思主义素养,提高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分析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
(作者:艾四林,系清华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院长、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