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社会革命”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逻辑

2018年04月03日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刘同舫
【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习近平总书记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上强调:“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成果,也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继续,必须一以贯之进行下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伟大社会革命”的重要论断,标注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方位,明确了新时代的发展目标和崇高使命,深刻蕴含着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内在逻辑。
蕴含着质变和量变的关系。社会革命是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重要组成部分。狭义的社会革命专指推动社会“质变”的政治革命。政治革命是阶级斗争的最高表现,先进阶级以革命的形式推翻反动阶级的统治,实现新旧生产方式、社会制度的更替。人类社会形态更替一般通过激进的政治革命来实现。广义的社会革命不仅包括政治革命,还包括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彻底改造社会的进程;不仅包括社会形态更替的“质变”,也包括维护新生政权、巩固社会形态的持续“量变”。宽泛意义上,凡是构成社会有机体的政治、经济、技术、制度等各种要素出现的重大变革,都可称之为社会革命。历史上曾经出现的“产业革命”和“新技术革命”,方兴未艾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国的改革开放等,都属于社会革命的范畴。
在中国革命史上,新民主主义革命与社会主义革命紧密相连,分别表征了狭义的和广义的社会革命。以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和夺取政权为目的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在1949年无产阶级革命政权建立之后业已完成,而确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朝着实现共产主义伟大目标奋进的社会主义革命仍在进行当中。近代中国独特的国情使得中国社会发展并没有遵循早期马克思主义所设想的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的循序渐进模式,而是在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后,通过社会主义三大改造的短暂过渡,跨越了资本主义的“卡夫丁峡谷”,直接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进入社会主义社会。尽管新生的社会在上层建筑上跨越了资本主义阶段,但作为经济基础的生产力发展依然要补足功课。邓小平同志曾明确指出:“革命是要搞阶级斗争,但革命不只是搞阶级斗争。生产力方面的革命也是革命,而且是很重要的革命,从历史的发展来讲是最根本的革命。”这就将社会主义制度建立后一系列建设和发展历程科学地纳入到社会主义革命的历史谱系。在社会主义条件下继续发展社会生产,创造出符合社会主义制度的生产力,使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在快速发展中实现动态平衡,最终为超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进入共产主义社会积蓄力量,是社会主义革命的时代任务。
从马克思主义质变和量变关系原理来看,中国社会革命的发展阶段和目标实现体现了量变和质变的辩证关系。通过新民主主义阶段社会革命的量的积累,真正完成了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任务,达到了无产阶级掌握全国范围内革命政权的目标,占据统治地位的新阶级才“有可能按照自己的面貌来改造社会”;中国社会的性质发生了质变,由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进入到新民主主义社会,为建立社会主义制度扫清了障碍。社会主义革命建立在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成果之上,是一个既包含“质变”又包含“量变”,表现为“质变—量变”的历史历程。在落后的社会中率先建立起先进的社会主义上层建筑,推动具有过渡性质的新民主主义社会步入社会主义社会,是社会形态的“质变”,而随之而来的“量变”则是稳定这一“质变”不可或缺的必要补充。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实施改革开放,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大力发展社会生产力,是巩固新生的无产阶级政权,维护新生的社会主义形态应有的题中之义。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革命的阶段性“量变成果”。正是在社会主义改革不懈探索的基础上,统筹推进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中国社会才能实现整体跃迁,进入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在这个意义上,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无疑是“伟大社会革命的成果”。同时,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本身也是一场具有新的内涵和任务的伟大社会革命,它应当在继承社会主义革命前期成果的基础上,承担社会主义革命的未竟事业,继续发展生产力,不断满足人民群众的主体需求,最终将实现共产主义的崇高理想转化为客观现实。因而,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是伟大社会革命的继续,是社会主义革命进程中的重要发展阶段。
蕴含着矛盾的普遍性和特殊性的关系。矛盾的普遍性和特殊性是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的重要内容。马克思主义认为,矛盾贯穿于一切事物的发展始终,同一事物的矛盾在不同发展过程和发展阶段各有不同特点。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作为推动社会发展的基本矛盾,贯穿于人类社会发展的始终,并在不同的历史发展阶段呈现出不同的特征(我们通常以定义社会主要矛盾的方式来总结提炼阶段性特点)。社会革命产生的根源在于基本矛盾的作用,是基本矛盾发展的普遍结果和必然要求。当旧的生产关系严重阻碍生产力的发展,旧的上层建筑不再适应新的经济基础甚至阻挠社会进步时,就将激化社会矛盾,进而引发社会革命。开展社会革命的目的就在于化解社会矛盾。
习近平总书记的“伟大社会革命”论,内蕴着矛盾的普遍性和特殊性之间的深层关系。其一,就矛盾的普遍性而言,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的基本矛盾将贯穿于整个社会主义阶段。矛盾的普遍性决定了社会主义革命在性质上的一贯性。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我国社会主义的一个具体发展阶段,这一阶段同样存在着矛盾,而为化解矛盾进行的社会革命必然带有鲜明的社会主义属性,是社会主义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二,就矛盾的特殊性而言,基本矛盾在社会主义各个发展阶段将表现为不同的主要矛盾。只有当上一阶段的主要矛盾得到解决后,下一阶段的主要矛盾才会浮出水面。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开展了一场关于发展生产力的伟大社会革命,并通过坚持改革开放、大力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使社会生产力得到长足进步。
在化解主要矛盾的过程中,中国社会彻底摆脱了贫困落后的面貌,实现了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跨越。因而,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伟大社会革命的成果”,但同时也要看到,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并不是社会主义革命的终点。我国在发展中产生的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逐渐成为影响社会发展的主要问题。鉴于此,党的十九大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实现夺取社会主义革命伟大胜利的总目标,必然要依靠各个阶段性的胜利来实现。因此,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是“伟大社会革命的继续”。新时代的社会革命任务,就是要围绕主要矛盾开展重点攻关,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不断提升人民对于美好生活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蕴含着理论和现实的关系。理论联系实际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原则,是对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同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原则的总体概括。在中国近代史上,革命理论与具体国情的脱节一度使社会革命走进了“死胡同”。鸦片战争开启了近代中国的苦难史,在一片“强国保种”“救亡图存”的声浪中,西方世界的社会革命模式成为志士仁人心目中的“救世福音”。以西方社会革命为模板,资产阶级维新派、革命派等粉墨登场,结果却总是事与愿违。近代历史已经证明,在一个由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统治下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任何对西方社会发展道路的机械模仿和生搬硬套都无补于事,资本主义在中国走不通。只有立足于中国的具体国情,才能寻找到最适合中国社会的革命理论,找到真正适合中华民族的发展道路。
成功的社会革命不仅需要伟大理论的指引,而且需要与革命现实有机结合。正当中国人民在救亡道路上四处碰壁、不得其法之时,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不仅凿开了资本主义世界的封闭链条,也惊醒了当时一批沉浸于资本主义幻梦之中的中国知识分子。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工人阶级的结合,诞生了伟大的政党——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自诞生之日起,中国社会革命就不再是对西方社会革命的机械模仿。中国共产党认为,只有认清我国的社会现实,进行广泛而深刻的社会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才能建立一个新中国;也只有进行广泛而深刻的社会革命,才能发展新中国。中国共产党坚持以实事求是作为思想路线的核心,不断推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具体国情相结合,先后诞生了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等重要思想成果,带领人民群众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开展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中华民族在伟大复兴的道路上大步迈进,朝着共产主义的崇高理想不断进发。
在新时代条件下推进社会主义革命,必然要求继续发扬中国共产党的优良传统,不断推动理论与现实的结合。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社会革命现实结合产生的又一次历史飞跃,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党和人民集体智慧的结晶。它回答了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总目标、总任务、总体布局、战略布局和发展方向、发展方式、发展动力、战略步骤、外部条件、政治保证等基本问题,对新时代条件下经济、政治、文化、法治、军事、外交等社会发展的各方面作出了理论分析和政策指导,为更好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了重要的思想武器,是推进社会主义革命必须长期坚持并不断发展的行动指南。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先进政党、先进理念、先进阶级和先进道路结合诞生的伟大成果,是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继续夺取社会主义革命伟大胜利的理论武器,必须一以贯之进行下去。习近平总书记的“伟大社会革命”论深刻蕴含着马克思主义唯物论、辩证法的理论逻辑。“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站在历史发展的新起点上,不仅要点检行囊、总结经验,更应当坚定理想、脚踏实地,朝着共产主义的方向继续前行。要始终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紧密团结和依靠广大人民群众,围绕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这一核心任务,不断深化生产关系领域的改革,推动社会革命向纵深发展,打响打好新时代的社会主义革命攻坚战,在社会主义革命中谱写华美篇章。
(作者:刘同舫,系浙江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浙江大学研究基地负责人兼首席专家)

专题研究

马克思:永远的精神灯塔
马克思离开后,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巨变中不乏马克思当年未曾预料的情景,但是人类社会始终没有偏离马克思当年为之预设的方向,波浪式地向前发展和进步,这就是为什么至今人们不但不会忘记马克思,而且越来越深地为他的伟大人格所折服,被他的精神灯塔所吸引。
200年前,马克思诞生在当时还属于法国的特利尔,自小也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和同时代的所有人一样都是“没有名气的”。注定马克思不平凡的,是他17岁中学毕业时写的一篇论文《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马克思在文中展露的胸怀把他的老师惊呆了。真正使马克思成为“世界伟人”的,是他30岁时写了一个“小册子”,被称为《共产党宣言》,这是一个被世界阅读最多的宣言,以致成为全世界劳动者的“圣经”。这个宣言集中表达了马克思不为自己而为全人类而思考的意愿和决心。马克思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一个人的行为是其内在价值追求的外在表现。在哲学上,价值首先是揭示外部客观世界对于满足人的需要的意义关系的范畴,价值同人的需要有关,但他不是由人的需要决定,其所表达的是一种人与物之间的需要与满足的对应关系,即事物(客体)能够满足人(主体)的一定需要,成为人们目的、兴趣所追求的对象。价值源自于主体的需要,价值的形成实质是主客体之间需要与满足关系的不断生成。
马克思始终坚持“人民利益至上”的价值追求。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马克思主义,是关于人类社会发展的科学思想体系,蕴含着丰富的价值观思想,自由、平等、民主、人权、公平等等,都是人类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共同追求的价值理想和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马克思主义的价值观不但没有脱离这条规律,而且就是这个客观规律发展的必然结果,它是全心全意为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谋利益的。
马克思主义价值观的核心是实现人民的发展,改善人民的生存现状,一切为了国家和社会,为了广大无产阶级和人民的根本利益。它是建立在尊重人、关爱人的基础上,在与国家和社会利益不矛盾的情况下,努力实现个人价值的观念。这个观念来源于马克思所生活的那个时代和社会,在资本主义社会中无产阶级、劳动者所遭到的非人奴役以及资本家对无产阶级的残酷压迫和剥削,使得对埋葬资产阶级旧社会、建立新社会的憧憬,饱含着全人类共同追求的崇高的价值理想,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明确坚持和发展了这一重要理想,他指出:无产阶级和全人类在这种解放中失去的只是枷锁,而得到的则是整个世界,人将成为自然、社会和自身的主人,人将获得全面而自由的发展。
马克思特别强调人民在社会主义体系中的价值,认为“历史活动是群众的,随着历史活动的深入,必将是群众队伍的扩大”。在马克思看来,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作为社会历史的主体,他们的实践活动构成了价值的评价根据,因此以人民群众为价值主体和评价主体,构成了马克思主义价值观。
今天的共产党人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写在自己的旗帜上,使共产党和最广大人民群众保持最密切的联系,一刻也不脱离群众,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无不得益于马克思“人民至上”的意志传承和精神教诲。
马克思的一生是传奇的一生,更是斗争的一生。他要与富裕的资产阶级家庭斗争,他要与拮据的经济状况斗争,他要与不欢迎他的生存空间斗争,他的斗争充满了无尽的艰辛。也正因为如此,马克思说,“如果斗争是在极顺利的成功机会的条件下才着手进行,那么创造世界历史未免就太容易了。”
马克思在他斗争的一生中最大的奢求,竟然是在工作的间隙能够偶尔睡一下。然而,1883年3月14日,年仅65岁的他就是这样在办公桌前睡着了——但却是永远地睡着了。
马克思永垂不朽!
[详细]
马克思主义闪耀着穿越时空的真理光芒 ——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今年5月5日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全世界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的伟大导师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是值得我们永远纪念的日子。
由马克思及其战友恩格斯创立的科学社会主义学说和无产阶级革命理论,经过100多年的发展和实践检验,已取得伟大的胜利,闪耀着穿越时空的真理光芒。在人类思想史上,还没有哪一种学术像马克思主义那样对整个世界社会历史发展和变革发生如此深刻的影响。在当代世界,也没有哪一种理论像马克思主义那样具有左右人类前途命运的巨大精神力量。由于马克思主义代表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反对一切剥削制度,因此招致剥削阶级及其代言人的极端仇恨和恶毒攻击。多少年来,有些别有用心的人一直叫嚣要“消灭”和“埋葬”马克思主义,并为此而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征讨和围剿,可是马克思主义不但没有从历史舞台上消失或遭到削弱,却反而越战越强、更加发展成熟,日益为亿万群众所掌握,成为他们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锐利武器。马克思的历史地位和作用,今天已为人们所公认,就连西方资产阶级思想家也无法加以否认,正如著名的法国存在主义哲学家萨特所说,马克思主义的生命力远不是已经枯竭了,它还年轻,几乎还在童年:它好像刚刚在开始发展。所以它仍然是我们时代的哲学:它是不可被超越的,因为产生它的那些历史条件还没有被超越。确实如此,不管赞成还是反对,谁都不能忽视马克思的思想学说,谁都无法否认马克思主义的世界性影响,这正好说明它已成为我们时代里推动历史前进的重要思想动力。
为什么产生于100多年前的马克思主义不仅没有“过时”,而且至今还仍然有如此旺盛的强大生命力呢?其根本原因在于,它是现代社会里最先进的生产力的代表——工人阶级先锋队的思想体系,是丰富的社会革命实践和严密的科学研究相结合的产物,它深刻地揭示出社会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指明了人类社会前进的必然趋势,因此具有颠扑不破的真理性。当然,马克思主义是在一定社会历史条件下产生的。毛泽东同志曾指出:“人们能够对于社会历史的发展作全面的历史的了解,把对于社会的认识变成了科学,这只是到了伴随巨大生产力——大工业而出现近代无产阶级的时候,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恩格斯也说过,马克思主义决不是“某个天才头脑的偶然发现”,而是“两个历史地产生的阶级即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斗争的必然产物”。如果没有这样的客观条件,马克思主义就不可能产生。
马克思的学说是一个严整的理论体系,它的真理性是建立在坚实的科学基础之上的。马克思在极其困难艰苦的条件下长期从事革命运动和理论研究,在社会科学的一些重要领域如哲学、经济学等,实现了伟大的转折和根本变革,为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提供了崭新的科学的世界观、方法论和价值观。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着重谈到马克思在社会科学方面的两大发现及其伟大意义。一是马克思创立了唯物史观,把唯物主义和辩证法紧密地结合起来并运用于观察和分析人类社会历史,第一次深刻地阐明了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揭示出人们的整个社会生活、精神生活、政治活动和意识形态等,归根到底是由社会物质生产状况这一经济基础决定的,揭示出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是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力,并且科学地说明了人民群众才是社会历史的真正创造者以及阶级斗争在社会历史发展中的作用和它产生、发展、消灭的条件。二是马克思通过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深入研究,第一次发现了剩余价值规律,创立了剩余价值学说,深刻地揭示了资本剥削劳动的秘密,揭示了资本主义制度所固有的、自身无法解决的矛盾,进而阐明了资本主义发生、发展到最后必然被更高级的社会形态——社会主义直至共产主义所取代的不可抗拒的历史趋势。正是由于以上两大发现,才使社会主义由空想变为科学。从此,建立没有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新社会,不再依靠个别天才人物的美好理想和完善设计,也不依赖于统治阶级“开明”人物的善良愿望和慈悲心,而是依据社会发展规律由工人阶级政党领导广大人民群众来进行斗争才能实现。科学社会主义是研究无产阶级解放的政治条件的学说,它阐明了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和有关组织政党、进行革命、建立政权及实现无产阶级专政等重大问题,为改造旧世界、建设新世界提供科学的理论指导和行动指南。
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能如此长久地保持强大生命力,焕发出璀璨的真理光芒,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它是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在人类社会积累起来的丰富的优秀思想成果的基础上创造出来的。列宁说得好:马克思主义这一革命无产阶级的思想体系赢得了世界历史性的意义,是因为它并没有抛弃资产阶级时代最宝贵的成就,相反却吸收和改造了两千多年来人类思想和文化发展中一切有价值的东西。他又说,马克思主义就是共产主义从全部人类知识中产生出来的典范。马克思主义者坚决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反对全盘否定和一笔抹杀过去历史上的一切优秀思想成就,而明确地承认自己是人类在19世纪所创造的优秀成果——德国的哲学、英国的政治经济学和法国的社会主义的当然继承者,并把它们称之为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当然,这不是简单地吸取前人的思想成果,而是批判地继承,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并从根本上加以革命改造。可以说,凡是人类社会所创造的一切,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都从无产阶级立场出发,用批判的态度加以审查;凡是人类思想所建树的一切,他们都重新探讨过、批判过,在工人运动中检验过。经过这样辛勤劳动和艰苦探索,才创立了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的严密的理论体系,使之成为名副其实的真正的科学真理。可以说,马克思主义是千百年来人类优秀思想文化的结晶。
我们今天纪念马克思,首先要感谢他创立马克思主义革命理论的丰功伟绩,为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进步人类的解放提供了强大的思想武器,要深入地学习和全面理解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及其革命意义。170年前,马克思和恩格斯只是两位革命青年,因为手中掌握了这一真理,创作了《共产党宣言》,阐明了共产主义的基本科学原理,以革命的大无畏精神向整个旧世界宣战,推动了世界革命工人运动的兴起,开辟了历史上的一个新时期。我们在纪念马克思的时候,就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永远坚守马克思为真理而奋斗的革命精神和最终实现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
自从马克思主义诞生以来已经过去100多年,在这期间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整个社会无论在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科学技术以至人们的思想和生活方式等方面,都和马克思、恩格斯的时代大不相同了,可是马克思主义却随着时代的发展依然对世界发生巨大影响而且得到进一步发展。这是为什么?原因在于,除了马克思主义本身具有普遍适用于各个历史时代的真理性外,它还具有与时俱进的理论品质。马克思主义是发展的科学,它一定要随着时代的前进而前进,随着人类的各种实践的发展而发展,决不能落后于时代而停滞不前。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总是强调说,他们的理论是发展着的理论,而不是供人们背熟并机械地加以重复的教条。列宁也明确指出:我们决不把马克思的理论看作某种一成不变的和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恰恰相反,我们深信:它只是给一种科学奠定了基础。列宁是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他在资本主义发展到垄断阶段的新的历史时期,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创立了帝国主义论。他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深刻地剖析了帝国主义的经济基础及其内在矛盾和危机,揭示了资本主义在帝国主义阶段的经济政治发展不平衡规律,提出了社会主义革命可能首先在一国或数国取得成功的理论,并领导十月革命取得胜利,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列宁在新的历史时代提出的一系列新的理论观点,把马克思主义推进到一个新阶段,即列宁主义的阶段。面对新的时代出现的新情况和新问题,经过认真深入研究,及时地创造出新的理论来予以解决,这正是马克思主义永远充满生机和活力的秘密所在。从这个意义上说,马克思主义是真理性与时代性的完美结合,它不仅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科学真理,而且是时代精神的体现,是我们当今时代的真理。
继列宁之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的伟大成就,是马克思主义创新发展的又一光辉成就,是马克思主义创新发展的又一光辉范例。中国革命、建设、改革始终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进行的。以毛泽东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的具体实践紧密结合起来,创立了毛泽东思想,领导全国各族人民,在旧中国这样一个经济文化十分落后的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里取得革命的胜利,建立了人民民主专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并顺利进行了社会主义改造,确立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毛泽东思想是马列主义在中国的创造性发展和应用,也是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步。以邓小平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总结新中国成立以后正反两方面经验的基础上,作出了“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历史性决策,并抓住“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个根本问题,第一次比较系统地初步回答了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如何建设社会主义、如何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的一系列基本问题,创立了邓小平理论,引导着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不断前进。正是在邓小平理论的指引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进入了快车道,我国在经济、政治、民生、文化教育、科技、外交等方面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已成为世界社会主义的中流砥柱。同时,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创新在不断推进,“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的形成,都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起到了积极推动作用,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大成果。
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国内外形势正在发生深刻复杂变化,出现了一系列新情况新问题,迫切需要我们党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系统回答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正是为了回答新时代提出的这一重大新课题,以习近平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顺应时代发展,创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又一次飞跃,开辟了马克思主义新境界,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是全党全国人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的行动指南,必须长期坚持并不断发展。努力学习和运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去观察和解决我们当前面临的各种问题,为早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使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更加发扬光大,这就是我们今天对马克思的最好纪念。
(作者: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顾问、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