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立虹:国共合作是抗战的大手笔

作者:侯立虹
来源:求是网
分享到:
上传于2016-10-08
人阅读
评价 评价 评价 评价 评价 (人评价)
举报文档
中国的抗日战争是反对日本法西斯侵略的主战场,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共产党在这场民族解放战争中以高超的政治智慧和豁达的政治胸襟,促成第二次国共合作,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书写了同仇敌忾与日本侵略者进行艰苦卓绝斗争的大手笔,赢得了近百年来中国伟大民族解放战争第一次完全胜利。
中国共产党在民族危亡之时,提出枪口一致对外的国共合作,竭尽全力推动全国抗战,写就了抗战乃至中华民族反侵略史上浓重一页。中国共产党自九一八事变后多次发表宣言,表明共同抗日的主张;1935年12月的瓦窑堡会议正式确立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总路线,并以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奠定了国共合作的坚实基础;1937年2月又致电国民党主动作出放弃停止武力推翻国民党政府的方针,将工农政府改名为中华民国特区政府、红军改名为国民革命军,停止没收地主土地的政策等四项保证。但国民党顽固坚持取消共产党组织上的独立性,取消红军,取消革命根据地的主张,致使国共合作一再搁浅。直至卢沟桥事变和八·一三事变,抗战全面爆发,国民党统治受到严重威胁,党更加紧了国共合作的艰苦努力,1937年8月洛川会议通过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党进一步提出了争取抗战胜利的全面抗战路线,蒋介石才被迫同意将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即八路军和新四军。在共产党多次催促下,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发表了《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蒋介石也发表公开谈话承认共产党的合法地位,正式开启了第二次国共合作,正式形成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这次国共合作建立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建立在中国共产党的宽阔胸襟和光明磊落,建立在党的不懈努力和多次让步的真诚。而且合作之初,也确实显现了国共团结的巨大威力,在共产党的支持配合下国民党开展了规模宏大的台儿庄、忻口、徐州、武汉等系列会战,显示出积极抗战的英勇顽强精神,而共产党及其八路军更是挺进山西前线,首战平型关,取得全国抗战的第一个大胜利,打破了“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的抗日意志。特别是在国军败退、日寇长驱直入当口,在同蒲路和正太路上沉重打击敌人,掩护国军退却,逐步由战场配角变为战争主角,形成了以山西为主的华北敌后战场,继之又开辟了华中敌后战场,不仅彻底打击了日寇的狂妄气焰,而且在战略上构成了正面与敌后浑然一体的战斗态势,最终使日寇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因此,无论从国内抗日全局,还是从世界反法西斯全局,第二次国共合作都表现出划时代的意义。一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取得全面胜利。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建立起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极大地激发了全国人民的爱国热情,增强了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促进了国内团结。同时牵制大量日军,不但打破了日本“北进”的战略,迟滞了日本“南进”的计划,而且有力地支援了苏联卫国战争和美英盟军对日作战,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可以肯定地说,没有国共合作,中国共产党全面抗战的总路线就不会顺利实现,就不可能出现举国一致抗日的局面,就没有世界反法西斯东方战场的辉煌。二是实现了国共两党的双赢。国民党曾以消极抗战、积极反共大失民心,国共合作使其树立了新形象,改变了在国内政治生活中的地位,蒋介石的政令得以畅通,对削弱各地军阀势力起到了重要作用。而共产党的形象和影响力也得到了根本改变,尽管共产党深得民心,但国民党的反宣传也使不少人误读,国共合作使全国人民真正认识了共产党,真正认识了共产党辛劳为民族的坦诚,所以包括国民党高级将领在内的很多人都改变了对共产党的看法,纷纷支持乃至加入共产党,使得中国共产党的宗旨和主张日益深入人心,从而逐步走向全国、全世界政治舞台。三是奠定了抗战全面胜利的基础。第二次国共合作,国民党承认各党派的合法存在,制定了抗战建国纲领,修改了一些反动法令,颁布了一些有进步意义的新法令,吸收共产党和进步人士参加国防会议、国民参政会和国民参政会常务机构,能够给我军发放薪饷和部分子弹,曾经公开拒绝和驳斥日本的所谓“共同防共”,使国内一度出现了民主、团结的政治局面。虽说好景不长,但对抗战还是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就此而言,抗战胜利,是共产党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推动民主革命进程的胜利,是国共两党和全国人民共同的胜利。抗战的胜利,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胜利,而是中国近代历史上的一个根本转折,彻底改变了近百年来中国抵抗外国侵略的战争无不遭受失败的历史,第一次取得了反侵略战争的全面胜利。
第二次国共合作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中国共产党以无私奉献和巨大牺牲换来的,当之无愧地成为她抗战的大手笔。共产党在民族危机时刻高举爱国主义大旗,不仅摒弃前嫌,主动提出共赴国难的两党合作,而且忍辱负重维护国共合作,因而成为抗战的中流砥柱。共产党及其领导的八路军和新四军,不仅东渡黄河挺进敌后进行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争,开辟华北敌后战场,而且挺进江南解放集镇与村庄,经受了日本侵略军的连续“扫荡”和残酷的“三光政策”,表现出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然而,与共产党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民党的狭隘和短视,共产党合作抗日的目的,是全心全意为中国人民,国民党则以合作抗日作为巩固自己统治的手段,在国共合作后依然做出限共、溶共的决定。特别是在抗战形势发生变化进入相持阶段后,国民党便开始敌视中共及其领导的人民抗日武装,不断寻衅制造反共磨擦,连续策动了三次反共高潮,不仅对中共和各民主党派联合发动的民主宪政运动进行打压和破坏,而且掀起破坏统一战线的“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主义”鼓噪,并以发动震惊中外的晋西事变和皖南事变公开践踏国共合作。尽管如此,我党还是从全民族利益出发,始终坚持正确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在反对国民党顽固派的斗争中严格执行又团结又斗争的方针,开展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以斗争求团结,在斗争中独立自主地发展人民革命力量。同时,广泛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最广泛地孤立顽固派势力,最大限度地打击日本侵略者,从而很好地维护了共同抗日的大局,实现了抗日与反对国民党顽固派斗争的有机统一,实现了民族斗争与阶级斗争的有机统一,实现了民族革命任务和民主革命任务的有机统一。因而由此改变了中国内部政治力量的对比,促使军事上与国内政治关系上发生两个过程和两种演变:即日本侵略者力量由强变弱的过程和军事由胜利到彻底失败的演变;共产党与国民党政治力量朝相反方向发展的过程和军事力量朝相反方向的演变。这两种过程和演变,决定了日本帝国主义的灭亡,昭示了共产党最终红遍中国的辉煌,预示着国民党行将失败的下场。
还需提及的是,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合作还有一层深意,就是放手发动群众,建立最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国共产党作为工农大众和全国各族人民利益的代表,之所以不遗余力促进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因为当时民众处于一盘散沙的状态,要打败日本侵略者,就必须动员群众,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因此,七七事变的第二天,中共中央就发出《中共中央为日军进攻卢沟桥通电》,呼吁“全中国同胞,政府,与军队,团结起来,建筑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长城,抵抗日寇的侵掠”。同时,针对国民党的片面抗战路线,坚定地站在人民的立场上,深入广泛发动群众积极参加和支援抗战,直接领导敌后人民开辟战场,创建根据地,开展游击战争,武装群众自己保卫自己,保卫家乡,形成了主力兵团、地方兵团和一手拿锄头一手拿枪杆的民兵配合作战的体制,充分体现了毛泽东“兵民是胜利之本”的思想。这就使得“战争教育了人民,人民赢得了战争”,解放区的不断扩大,人民积极参加八路军、新四军的空前高涨,都是共产党发动群众、相信群众、依靠群众的结果。与此同时,动员国际上一切反对侵略的国家和人民,积极支持和援助我国的反侵略战争,迫使蒋介石集团坚持抗战并接受人民的抗战。国民党不管国共是否合作,不管抗战什么态势,都不把群众放在眼里,最终还是被人民所唾弃。
然而,随着再现国共合作抗战的史料和影视剧的问世,却出现一种可怕的倾向,就是一些人在客观解读抗战的掩饰下,置共产党呕心沥血促进国共合作,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至伟奇功于不顾,肆意夸大国民党的抗战功绩,并冠之以“抗战主力”、“抗战最大功臣”。而把共产党贬辱为“游而不击”、“出工不出力”的摆设,甚至公开诋毁共产党趁机坐大,扩充实力,争夺地盘,这种颠覆历史的倾向,是极其危险的,也是要不得的。且不说共产党为维护国共合作多次遭国民党顽固派和日伪联合的围攻,付出惨痛代价和巨大牺牲;且不说国民党所谓的大捷多发生在抗战初期,既没扭转溃败的战局,更没形成战略上遏制日寇侵略的步伐;且不说国民党为了摆脱日寇追击炸开黄河大堤的“黄河战略”,在阻隔敌军同时淹没大片土地,致使数百万百姓流离失所沦为难民;也不说国民政府自“七七事变”后从未发表对日宣战的宣言,甚至南京沦陷后中国驻日使馆居然还在日本正常办公,整个抗战期间蒋介石脚踩两只船,跟日本人私下暗通款曲、眉来眼去,直到1944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己成定局,才在美国的压力下悄悄停止;单说共产党建立敌后抗日根据地,开展运动战、游击战,像一把把钢刀插入日寇胸膛,打乱了日本侵略军“巩固后方,以战养战”的图谋,迫使他们停止对国民党军正面战场的进攻,转向全力剿除八路军新四军,足能说明一切问题。美国总统罗斯福评价中国的抗战最大意义,在于牵制住了200万(关内关外的总和)日军使其不能用于其他方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那么,日军将关内超过三分之二以上的兵力,即超过100万的兵力及几乎全部的伪军(160万左右),用于对付八路军新四军,而用三分之一还弱的兵力,即40多万对付国民党的400万军队,谁是抗战主力,谁是最大功臣,不是昭然若揭吗?我们说这些并非否定国民党抗战的功劳,也并非忘记为抗战牺牲的国军将士,而是要清楚记得那段历史,转化为防止日本军国主义卷土重来的强大力量,这才是我们的根本目的。
共产党的伟大在于,光明磊落,胸襟宽阔,不仅不忘记国民党的抗战功劳,也不忘记各民主党派和一切爱国人士抗战的历史贡献,新中国成立后把与各民主党派的政治协商作为基本的政治制度,人民英雄纪念碑上永远留下了历代为中华民族做出贡献的英雄。尤其是继承发扬统一战线抗战的革命传统,争取了更的光荣。毛泽东的“三个世界划分”,则是建国后统战旳绝佳手笔。新中国成立后,新生的人民政权不仅面临着敌对势力的经济封锁,还处在东西方冷战的复杂国际国内环境中,特别是20世纪70年代初世界各种力量发生“大动荡、大分化、大改组”,整个冷战呈现苏攻美守地战略格局态势,毛泽东同志站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安全的高度,将长期革命斗争中形成的统一战线理论充分运用到国际反霸实践,提出了“三个世界划分”理论,将中国在内的第三世界作为反霸斗争中的主要力量,将具有两重性的第二世界作为争取和联合的力量,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建立一个最为广泛的国际反霸统一战线,从而对中国与世界产生了深远的政治影响。时至今日,习近平总书记根据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和中国古代丝绸之路的经验,提出了“一带一路”当今中国的大统战战略。“一带一路”虽然是从经济合作出发的经济战略,但它立足全局,是关乎整个中国政治、经济、安全、社会、文化诸方面的对外大战略,实质上是弘扬抗战统一战线革命传统的大战略。既有着通过“一带”打开中国内陆特别是西部地区对外交往的大通道,通过“一路”建立海上沿通道的经济带的意义,也有着构筑国际合作的新平台,增加沿线国家优势互补、开放发展新机遇的意义,更有着契合沿线国家的共同需求,扭转单向对外开放,推动区域乃至世界经济发展,推动区域乃至世界政治、军事和文化交流的重大意义。这是我们弘扬团结抗日的精神,与世界一切爱好和平的国家结成最广泛的统一战线,反对世界霸权的新的大手笔,也是我国奏响中华民族复兴的最强音,引领世界发展潮流的大手笔。因此,中华民族万众一心,冒着霸权主义的“炮火”奋力推进“一带一路”的大战略,就是抗战最有意义的纪念。